【Sayaka】作者:不详   本地演示   点击:加载中
              Sayaka


字数:62486字
TXT包:   (50.02 KB)   (50.02 KB)
下载次数: 26





  事情要回溯到大约一个月之前。当时的我还是单身,肩膀跟手臂边都是空荡的。

  也就是说,没有会跟我并肩同行的女性朋友,也没有会跟我手挽着手的女朋友。

  而我的双手也还没享受过乳房的感触。说到我身边的女性,就只有跟我没有血缘关系的瑛里华姊姊。

  然而瑛里华姊姊被一只叫做久能优一郎的害虫跟着,而且这只虫企图用双手掌握姊姊的乳房。

  不过久能够掌握的,只有名为挫折的杀虫用果实。

  当我获得真正的果实之后,我们就从没有血缘的姐弟关系,朝着成为情侣的阶梯直冲而上。然而,不堪回首的那个星期来临了。

  6月10日之后又过了两天,第六节课。

  现在已经是考前的两个礼拜左右。姊姊早就进入应考模式,根本不会想到做爱这种事。

  充满情欲的身体,完全被一层名为念书的护罩所覆盖着。朝着两人逼近的墨菲定律。

  我们的未来将会如何呢传来了钢琴的演奏声。是慢板节奏?还是中板节奏?细节我并不清楚。毕竟我连唱歌的音准都抓不好了。

  我的右手可以随心所欲画出我想画的东西,喉咙却无法随心所欲唱出我想唱的歌。

  我开始在课本一角,画着今晚要做的菜色。目前冰箱里的东西有──沙夜香「要是发呆的话,就会被我点到喔。」

  我耸了耸肩。市之濑沙夜香──。她是我所选修音乐课的指导老师。

  虽然我是第一次上她的课,不过她已经是第三年当老师了。

  她的上围被列为全校第一的呼声很高。升上二年级的时候,我曾经烦恼要选修美术、音乐还是书法。

  虽然犹豫,不过最后我没有选择拿手的美术,而是选修音乐。美术老师非常关心地问我原因。

  原因其实是因为我讨厌这位美术老师,但我当然不敢当着他的面这样说。我们学校每周要上三堂选修课。

  要是选修美术,我每周就会被劝说三次。

  《总之你加入美术社吧、加入美术社吧、加入美术社吧——》沙夜香「再来,板东。」

  板东站了起来。老师走到了我的身边。我假装在看乐谱,其实视线已经被伟大的上围吸走了。

  我忘记正在上音乐课,不自觉看着那美胸看到出神。有比姊姊姊还要大吗?
  还是平分秋色呢?

  不,应该比姊姊还大吧?到底有多大呢?虽然已经亲眼目睹姊姊的胸部好几次了,我的妄想却是永无止尽。

  一定是因为最近都没有机会摸姊姊的胸部。

  沙夜香「再来,藤堂。」

  名子一被点到,我马上慌张地站了起来。我太大意了!没想到居然会被点到──!

  沙夜香「从接下来的第二章节。」

  钢琴伴奏开始了。我漂亮地从第一个音就抓错音阶。

  沙夜香「重来!」

  伴奏再度开始。这次一定要──。咦?我又唱错了。此时下课的钟声响起。
  ──得救了!

  沙夜香「只有藤堂等等之后要留下来!放学之后来音乐教室找我。」

  教室响起了哄堂大笑。这是让我觉得羞愧万分的一瞬间。

  森川「好啦……,结束喽、结束喽。要一起走吗?」

  优斗「今天不行。」

  森川「真不上道呢。我们去吃汉堡啦。我今天不用练习喔。」

  优斗「我还有事。」

  森川「有事?」

  瑛里华「什么事?」

  优斗「抱歉,今天没办法一起回去。刚才我在音乐课被罚要课后辅导。」
  瑛里华「笨蛋,你是在做什么啊啊?」

  优斗「没办法啊,毕竟老师那么严。」

  瑛里华「你一定是在东张西望吧?」

  优斗「我是在看姊姊的方向。」

  瑛里华「又不可能看得到。笨蛋!」

  姊姊稍微露出了点笑容。

  瑛里华「好吧。今天我跟朋友到图书馆看点书再回去。」

  看书吗?距离考试还有三个星期。虽然我也差不多该开始准备了,不过在我面前总是有家事要做。

  沙夜香「太慢了!迟到5分钟!」

  优斗「对不起………」

  沙夜香「快点,站在那里。」

  沙夜香老师开始弹钢琴。

  优斗「忽然就要开始唱吗?」

  沙夜香「那当然啊。藤堂,只有你一个人差得很夸张喔。」

  这句严厉的批评让我马上就泄了气。

  沙夜香「声音根本就没有出来!啊啊啊啊啊……这样唱!」

  沙夜香老师的伴奏开始了。

  优斗「啊啊啊……」

  沙夜香「你是从哪里发声的!你是在叹气吗!声音厚实一点!」

  优斗「啊啊啊……」

  沙夜香「丹田要用力!」

  优斗「啊啊啊啊啊……」

  沙夜香「没错,想做还是做得到嘛。继续。」

  优斗「啊啊啊啊啊……」

  沙夜香「对,就这个样子正式来吧。」

  伴奏开始了。刚开始是很重要的。──来了!呃啊!又唱错音阶了!沙夜香老师默默地看着我。

  沙夜香「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沙夜香「为什么你要选修音乐?」

  优斗「因为我不想要选美术。」

  沙夜香「我听说了,你好像很会画图吧?那么选美术不是比较好吗?」
  如果是那种嘴巴很甜的男生,这时候大概会说「因为想认识老师」这种话吧。
  要说看吗?……我觉得会被打耳光呢。

  沙夜香「你在看哪里?」

  啊!

  沙夜香「给我好看着乐谱唱!唱到你会为止!」

  沙夜香「真是的,我第一次遇见要花这么久来教的学生。」

  优斗「对不起……」

  沙夜香「不过,总之算了。反正你已经可以唱得不错了。」

  优斗「……」

  沙夜香「下次我还会点你。回去记得好练习啊。」

  呃啊………还要点我?……天啊姊姊姊还在图书馆吗?……不在。回去吧课后辅导……吗?……下次会不会也被留下来啊?怎么可能,应该不会连续被留两次吧。没错。虽然这么说服着我自己,内心却有着一丝的不安。因为老师没那么好呢或许还会再被留下来吧。不过我之所以不会因此叹息,一定是因为那对胸部。光是回想起来,就有种极为赞叹的感慨。虽然已经看过姊姊的胸部了,还是会忍不住看到忘我。甚至在唱歌的时候,都会一直盯着老师的胸部看。也因此重来了好几次就是了。——好想摸姊姊的胸部呢。

  优斗「我回来了。」

  鞋子在家,应该是回来了吧。在房间里吗?

  瑛里华「干嘛啦,进来之前要敲门吧?」

  优斗「对不起。」

  我悄悄从姊姊的身后接近。

  优斗「姊姊……」

  然后从后方一把抓住胸部。

  优斗「好痛!」

  瑛里华「不要打扰我念书啦!出去!」

  难得想跟姊姊亲热的说。

  瑛里华「今天我也要跟朋友一起念书。」

  猫、我的内心浮现出这个字。距离「一心同体」这个词非常遥远的动物。随性地离开,然后随性地回来。就像是哈雷彗星一样,重复着离去与返回的自由生物。姊姊──应该就是猫吧。

  久能「喂!」

  优斗「……什么嘛,是你啊啊。」

  久能「你骗我对吧。我放了5汤匙的糖,根本就没有变好喝啊?」

  优斗「因为你的爱不够。」

  久能「真蠢。爱情就可以让茶变好喝吗?」

  优斗「那么用欲望就会变好喝吗?」

  久能「……」

  久能「原来如此。所谓的5汤匙是这么回事啊。」

  优斗「喂,你是自己做出了什么结论啊?」

  久能「呼呼。总之你就等着看吧。」

  ……我非常的担心。

  优斗「我回来了……」

  姊姊还没回来吗?是去市立图书馆吗?打给姊姊的手机看吧。

  ……没有接。正在用功吗?……今天晚上也好晚才回来呢。

  瑛里华「优斗……!」

  我踩着楼梯赶快冲下楼。

  瑛里华「我先走喽。」

  优斗「等一下,我在穿鞋了。」

  瑛里华「真是的……」

  好像赶上电车的时间了。要是晚一班车就会变得很危险。

  优斗「昨天姊姊在图书馆念书?」

  瑛里华「我不是说过了吗?」

  瑛里华「优斗也该用功准备考试啰。」

  优斗「可是还有三个礼拜啊?」

  瑛里华「像你这么说的话,一定会到一个礼拜之前才开始看书吧?」

  虽然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我有家事要做。义父独自出差到札幌分店担任分店长1年了……

  只有两人的生活,如今也逐渐习惯了。虽然这么说,也只是单纯的人数比之前少一人罢了。因为自从母亲过世之后,家事早就成为了我的例行工作。日常生活很顺利地运作着。只是牺牲了我准备考试的时间(反正有时间也不会准备)
  瑛里华「要是有一科不及格,我就不跟你亲热啰。」

  现在还不是一样不肯跟我亲热。丑八怪!第一节课是音乐课。一大早就上音乐课,声音根本出不来。就算出得来,因为我是音痴所以基本上结果还是一样的。
  差不多也该要开始准备考试了呢。可是还是有家事要做啊。毕竟做早餐跟晚餐是我的工作。就算请姊姊做,也做不出来,单纯的自找麻烦吧。因为姊姊完全不会做家事呢。唔唔唔……这次也没能好用功就要应考了吗?

  沙夜香「藤堂。」

  呃啊!

  沙夜香「接下来的,由你来唱。」

  我站了起来。嗯嗯……,是上次的那个地方。钢琴的伴奏开始了。

  优斗「喔……清晨……离开家门……」

  钢琴发出好大的当!的一声。

  沙夜香「音阶不对!重来!」

  教室顿时响起哄堂大笑。传来了「起立!」

  的声音。敬礼!

  沙夜香「藤堂今天放学之后也留下来。」

  又引起众人哄堂大笑了。真忧郁。居然又要课后辅导该不会是故意找我麻烦吧?再这样下去会造成心灵创伤——。──应该不可能的。

  久能「喂。」

  优斗「又是你啊啊。」

  ──是久能。在我的母亲与姊姊的父亲再婚之前,姊姊家附近住着一个小她两岁,叫做优一郎的男生。据姊姊所说,虽虽然他有点任性,却是个蛮可爱的男生。后来他家搬走之后,他就从姊姊面前消失了。不过,后来他们却在学校再次重逢。那个人就是我面前这个碍眼的家伙──久能优一郎。

  久能「你昨天其实是乱讲的对吧?」

  优斗「讲什么?」

  久能「《那么用欲望就会变好喝吗?》你昨天给我这个提示。说到欲望当然就是那个了。」

  久能「所以我昨天把5茶匙的精液倒进红茶。」

  优斗「噗!」

  久能「没办法均匀混合。喝下去的时候还黏住喉咙,害得我好惨。」

  优斗「你是白痴吗?」

  久能「这样哪里叫做欲望了?告诉我实话吧。」

  优斗「这只是你自己的误解吧。」

  久能「话先说在前面,我很难缠的。我也没有放弃瑛里华学姊。我一定要将瑛里华学姊──」

  此时沙夜香老师经过我们的身边。久能的眼睛也跟着移动。他的视线被沙夜香老师的上围吸走了。表情变成像是呆子一样。

  沙夜香「藤堂,记得放学之后的事情吧?」

  优斗「记得。」

  沙夜香「不要迟到了。」

  久能「………」

  久能「……好大。」

  久能「果然好大。看起来好像比瑛里华学姊还大……是错觉吗?」

  久能忽然瞪了我一眼。

  久能「喂!告诉我市之濑老师的三围。」

  优斗「我哪知道啊!」

  久能「那就去问。现在马上去问。追过去问。」

  优斗「你自己去问吧。」

  老师……!久能这么喊着。

  久能「老师我有问题。请问老师的三围是……」

  走廊响起了一个令人愉悦的声音。

  森川「那么,课后辅导加油吧……」

  优斗「不要故意强调啦。」

  森川「不要看市之濑老师的胸部看到出神啊……」

  谁会看到忘神啊。

  沙夜香「太慢了。」

  沙夜香「你迟到了2分钟。」

  优斗「对不起……」

  沙夜香「对于唱歌来说时间很重要。要准时过来才行。」

  优斗「是的,很抱歉。」

  沙夜香「很好。听话是一件好事。」

  沙夜香老师的声音稍微温柔了些。

  沙夜香「今天也要唱到你会为止喔。」

  我看着沙夜香老师的胸部取代回应。连久能也不由得看到忘我,沙夜香老师的上围。的确是……会摇出三千烦恼的一对双峰。即使已经看过姊姊的,也会不由得看得出神。伴奏开始了。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的时间开始了。

  沙夜香「下次我也会点你,记得回去好练习啊。」

  下次也要点我!?怎么这样……根本就是欺负人吧……!今天的晚餐要做什么呢?终于到家了。今天用南瓜来当主菜吧。南瓜汤配上炖南瓜。然后加上羊栖菜跟烤烤鱼。

  瑛里华「晚饭好了吗?」

  姊姊下楼走了过来。

  瑛里华「是南瓜啊。」

  优斗「跟我的脑袋一样空。」

  瑛里华「干嘛说这种自虐的笑话啦。给我好念书吧。」

  那你来代替我做饭啊……!

  瑛里华「我洗好啰。」

  优斗「嗯嗯。」

  我偷偷咽着口水。姊姊的……胸部。跟沙夜香老师比起来,谁比较大呢?
  优斗「……姊姊。」

  瑛里华「咦?」

  瑛里华「啊、干什么啦,笨蛋!」

  优斗「好痛!」

  瑛里华「你是在发情吗!在考试结束之前都禁止喔!」

  为什么姊姊可以这么禁欲呢?我就没办法啦………

  优斗「拿去,书包。」

  姊姊在生气。什么嘛,丑八怪。稍微跟我亲热一下有什么关系。

  居然以准备考试为理由,单方面发表禁欲宣言。这样根本不像是年轻人喔,可恶。

  啊……,欲求不满。

  森川「早安。」

  优斗「……早。」

  森川「你好没精神呢。」

  优斗「还好啦。」

  森川「昨天久能完成了一个杰作喔。」

  优斗「久能又做了什么事情?」

  森川「他画了一张卡通动画的油画。」

  优斗「咦?他画什么?」

  森川「你猜猜看。」

  优斗「航○王?」

  森川「没那么新。」

  优斗「魁!○塾?」

  森川「应该不是热血向的。」

  优斗「町○老师。」

  森川「不对、不对,是大家更熟悉的作品。」

  优斗「小○当?」

  森川对我咧嘴一笑。

  优斗「真的?」

  森川「而且还画得黑漆漆的。完全搞不懂那个家伙是来干嘛的。他的脑袋真的很好吗?」

  中午过后是体育课。体育课还比音乐课好。虽然看不到姊姊穿运动服的样子有点可惜就是了。

  真没意思呢。而且姊姊感觉离我好远。星期五是音乐课吗为什么我们学校,每周要上三次音乐课啊

  瑛里华「今天有音乐课?」

  优斗「怎么了?」

  瑛里华「不要又被留下来辅导啊。」

  呃啊……!居然随意说出我颇为在意的事情今天真的也要点我吗?我根本没办法常常练习啊关于音乐,这世界上只分为两种人。音痴跟不是音痴。我的家系虽然手艺都很灵巧,歌喉却完全不行。过世的爸爸是音痴、爷爷也是音痴。没发生基因突变的我毫不例外也是个音痴。所以我很羡慕会唱歌的人。为什么可以唱得那么好听呢。我看着手表。剩下5分钟。看来今天不会被点到了。

  沙夜香「那么最后再点一个人就好。」

  唔唔!

  沙夜香「藤堂。」

  老师点到我的瞬间——教室响起了笑声。

  沙夜香「真受欢迎呢呢。」

  优斗「……」

  沙夜香「站起来!要开始了!」

  通往课后辅导的伴奏开始了。

  久能「喂。」

  久能「我听说喽。你好像又在展露你五音不全的声音呢。」

  优斗「我听说喽。你好像画了一张多啦○梦的油画呢。」

  久能「我只是在创造艺术罢了。」

  优斗「黑漆的多啦○梦叫做艺术?」

  久能「你不懂我的美学。」

  优斗「这种说法真棒。」

  久能「我可不想被今天也要课后辅导的人这么说啊。」

  呃啊……!还蛮受到打击的为、为什么那个家伙会知道!?放学后──。
  我看着手表确认时间。干脆直接回去吧?就算回去,也一定不会被骂吧?
  会被骂的。算了,还是回去吧!

  沙夜香「哎呀。」

  啊……!来、来不及跑了啦……!

  沙夜香「老师也刚好准备去音乐教室。跟我一起去吧。」

  神啊……!我不要被留到黄昏啦……!……一转眼果然已经到了黄昏。沙夜香老师轻声一笑。

  沙夜香「你觉得老师很坏吧?」

  优斗「不、不会的。」

  就是这么觉得。我完全这么觉得。

  沙夜香「听说你只有跟姊姊姊两人一起住?」

  优斗「嗯嗯……」

  沙夜香「是姊姊下厨做饭给你吃吗?」

  优斗「不,是我……」

  沙夜香「哇………真辛苦呢。」

  没错,所以请不要留我下来辅导了……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我还是忍住了。
  姊姊今天也在准备考试。大概是窝在市立图书馆吧。因为不希望在念书的时候被我干扰,所以没有去同一间图书馆。

  沙夜香「这么努力的学生真好呢。」

  优斗「是这样的吗……」

  沙夜香「不是吗?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胸部很大的女生……总不能这么说吧,一定是的。可是要我直接说是瑛里华姊姊,也有点

  沙夜香「藤堂,你讨厌老师对吧?」

  优斗「咦?为什么呢?」

  沙夜香「因为老是把你留下来课后辅导。」

  优斗「没有这回事的。虽然我讨厌课后辅导……」

  沙夜香「老师不是故意要让你讨厌我的。将来去唱卡拉OK的时候一定会出丑吧?要是唱歌唱得不好听,对于男生是很辛苦的。」

  唱歌啊,我心想。明明唱得不好,为什么我会选修音乐呢。其实选书法也可以吧?………其实是被沙夜香老师(的胸部)呼唤来的。应该不会有这种命运的见证吧。

  沙夜香「下次要把你喜欢的类型说出来喔。老师会好询问你的。」

  《老师会好询问你的。》脑中回荡着老师的这句话。不知为何,我的身体深处微微跃动着。

  优斗「我回来了……」

  ……还在念书吗?真不想念书准备考试呢。我走进变得阴暗的房间。

  忽然感觉不太想开灯。我回想起曾经在学校保健室做爱的事情。那一次就是最后一次了。那个时候的姊姊那么渴望着我可是现在却…姊姊是不是故意在躲避我啊?不会吧音乐课终于结束啦……!今天很难得没有被点到。呼呼。

  沙夜香「藤堂。」

  优斗「有?」

  沙夜香「等等来教职员室一趟。」

  优斗「那个……有什么事情吗?」

  沙夜香「总之先过来吧。」

  ……是什么事呢。难道说,又要课后辅导?在教职员室?

  森川「那我先走啰。」

  好喔,可以马上回家。应该不会又拖到黄昏吧。……要不要直接回家算了?
  不过看起来不像是要课后辅导呢。还是去吧。

  优斗「打扰了………」

  沙夜香「你来啦。」

  优斗「那个……请问有什么事吗?」

  沙夜香「其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啦。」

  沙夜香老师坐在椅椅子上。我则是站在原地。沙夜香老师将椅子转过来朝向我这里。突如其来的美妙角度。从衣服开口处可以看见深的乳沟。釦子解开了两个。说不定比瑛里华姊姊还大……我这么心想。姊姊是99公分的H罩杯。要是比姊姊还大的话……I罩杯?超过100公分?宛如要撑破衣服的压倒性肉团,在衣服里头像是沙丁鱼似的挤在一起,呈现出一条深的乳沟。要是再这么看下去,我一定会直接就勃起如果一直偷看的话,甚至勃起的话,被发现之后一定会被臭骂一顿吧。就算没有偷看,我在上课的时候就常常被骂了。还是别看吧……心里虽然这么想,不过脑内的自动重播功能,还是使得我的视线马上被吸入胸部的山谷之间。

  沙夜香「老师有个小困扰。」

  优斗「呃、是吗……」

  沙夜香「不过要说出烦恼,需要有一点勇气。」

  我实在是听不懂。

  沙夜香「所以我希望藤堂可以帮忙。」

  优斗「那个……是要帮忙搬东西吗?」

  沙夜香「也对,算是吧。」

  我实在是抓不出轮廓。不过这样反而好。只要聊得越久,美妙的山谷时间就会更长。就可以眺望沙夜香老师胸部的山谷了。——真的好大呢我的阴茎悄悄在裤子里头硬了起来。这么大的胸部,摸起来是什么感觉呢会不会比姊姊姊的胸部还柔软呢……等,我在想什么啊啊。

  沙夜香「可以跟我去一下图书馆吗?」

  优斗「好的。」

  音乐跟图书馆有什么关系啊?虽然一瞬间如此心想,不过这么美丽的老师如此请求,会拒绝的人反而奇怪吧。

  沙夜香「跟我过来。」

  沙夜香老师站了起来。我跟在沙夜香老师的身后,沿着通往图书馆的走廊前进。我在3年级的教室没看见瑛里华姊姊。留在教室的学生人数也很少。大家不是已经回去,就是去参加社团活动了吧。

  优斗「请问是要找书吗?」

  沙夜香「没错。找东西。往这里走。」

  沙夜香老师走进书柜与书柜所组成的空间深处。不过她走进的是美术书籍区。
  跟音乐完全没有关系。

  优斗「那个……音乐的书不是在这一区……」

  没有回应。

  优斗「老师?」

  还是没有回应。咦?老师去哪里了?是先往音乐书籍区那边走了吗?在我这么心想的时候。在我闻到有股大人香水的味道从身后接近的时候,忽然有两颗惊人的肉弹抵在我的背上。我试着想要往前逃逃开。然而抱住我胸膛的纤细手指以及快感,使我失去了逃脱的机会。

  沙夜香「呵呵……比我想像中还要瘦呢。」

  优斗「那、那个……老师……?」

  沙夜香「愿意听老师的烦恼吗?」

  优斗「如果、是要讲这个的话、那个……」

  可以先放开我吗……这句话我说不出口。阴茎已经完全是充血状态,撑起裤子搭了一个帐篷。我不想转过身来被老师看见我的勃起。

  沙夜香「老师目前喜欢一个男生。可是那个男生都没有发现。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呢?」

  优斗「那、那就找他聊天不就好了……」

  我回答的时候结结巴巴的。舌头无法动得很灵活。

  沙夜香「可是,老师想跟他培养更进一步的感情。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呢?」
  优斗「那、那就像是约会之类的……」

  沙夜香「也对,约会呢。」

  沙夜香老师以胸部顶着我。唔唔哈、好舒服啊……!下体的帐篷已经藏不住了。沙夜香老师,胸部的份量好惊人啊该不会真的比姊姊还大吧。也就是说,超过100公分?I罩杯?妄想着这样的那样的事情,使得我的情绪更加兴奋。喉咙变得干渴,心脏怦怦地跳。沙夜香老师在耳际轻声笑着。

  沙夜香「我的胸部,很舒服吧?」

  我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这是充满确信的细语,而不是疑问句。

  沙夜香「听说你喜欢巨乳?」

  优斗「那、那个,老师,不是要讨论……」

  沙夜香「真是迟钝呢。」

  沙夜香老师以胸部紧压着我。唔哈!隔着上衣,有两粒舒服的东西抵着我。
  难道是难道是……乳头?好舒服再压用力一点吧,老师我悄悄缩起身子,试着向后方推回去。沙夜香老师随即抽身离开。

  沙夜香「你真是个坏孩子呢。」

  ——咦?说我是坏孩子?为什么我哪里做错了?因为沙夜香老师用胸部顶我,所以我也……市之濑沙夜香老师吗?放学后在图书馆发生的事情浮现在脑海。……胸部好大呢。……好舒服呢。……有没有机会再被那样子压着呢。我在想些什么啊啊。我都已经有姊姊姊了回家一看,瑛里华姊姊还没回来。一定是还在市立图书馆用功吧。我也要赶快用功才行呢。

  感觉就只有我一个人被留了下来……姊姊怎么还没回来呢。……总不可能在外面过夜吧我勉强让失眠的自己振作起来,然后闭上了眼睛。然而却完全感觉不到睡意。相相对浮现在眼睑后方的,是沙夜香老师的乳沟,以及乳房压在我背后的触感──。这一天找我的理由,忽然完全不一样了。

  沙夜香「想请你帮我找卡朱拉荷神庙的摄影专辑。」

  优斗「卡朱拉荷……神庙吗?」

  这是放学之后的事情。老师忽然出现在教室,说有事找我之后就离开了。我来到教职员室之后,才知道是要我去找摄影专辑。

  沙夜香「去图书馆找来给我。知道了吧?」

  优斗「用电脑搜寻不是很快就好了吗?」

  沙夜香「老师很忙的。事情做完就赶快去找吧。」

  我就这么被赶出去站在走廊。这种随意使唤人的态度,简直就是瑛里华姊姊的翻版。那就去吧。以电脑搜寻卡朱拉荷神庙,马上就找到了。美术书籍区……这里是沙夜香老师上次用胸部顶我的地方。回想起那对胸部的份量,以及传到背上的弹力,我的下体不由得再次变得火热。念国中的时候,光是看到女性的人体图就会兴奋呢。我居然回想起这种有些色情的回忆。卡朱拉荷神庙的摄影专辑,被放在最上面的地方。是印度寺庙的摄影专辑。要拿这种书做什么呢?如此心想而翻开内页的我,被忽然出现的女神雕像所吸引。像球一样膨胀得鼓鼓的乳房。胸前挂着这样的东西抖动着的女神。像是藤蔓一样缠在女神们身上的,出乎意料居然是男性神祇. 摄影专辑里头所收藏的照片,是充斥在寺庙各处,男神与女神交合的情景。淫乱与艺术的结合。古时候这种交合的神像,肯定是一种象征的表现。可是这么惊人的数量──。刻在卡朱拉荷神庙墙壁上的,全都是正在交合的男女。──要我来找这样的书,究竟是如此心想的我,忽然感觉有气息吹进我的耳中。我没有办法转过身来。因为在转身之前,那股快感再度袭击着我的背。
  沙夜香「真是个坏孩子,居然打开这种书来看。」

  声音有着浓浓的官能气息。不是老师要我来找的吗虽然想要这么回嘴,但却做不到。比昨天还要露骨,还要直接抵住背后的两座尖塔——。简直是直接碰触的肌肤感觉。难道,没穿内衣?一出现这种想法,我就变得更加的兴奋。不知道是否察觉到我已经发现了,沙夜香老师开始以乳房摩擦我的背部。丰满沈重的肉块压得扁扁地摩擦着我的背,两颗官能的开关就这么压了过来。在背上激烈摩擦的两颗乳头──。这种真实的感触绝对没错。老师没有穿内衣!而且沙夜香老师还把外套脱下下,就只有穿着一件上衣。衣服底下当然就是裸露的爆乳。乳头继续在背上滑动,快感使我就这么站着无法动弹。

  沙夜香「老师因为胸部太大,所以很困扰呢。」

  沙夜香老师以听起来不太困扰的语气,在我的耳际轻声说着。老、老师,我会勃起的啦……!

  沙夜香「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呢?」

  优斗「问我怎么办?那个……」

  沙夜香「说啦!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呢?」

  沙夜香老师摇晃着身体以乳房压着我。乳头在我的背上来回滚动,给予情色的刺激。唔唔、唔哈!好、好舒服!乳头让我好舒服啊啊!

  沙夜香「呐,优斗。」

  沙夜香老师不是叫我的姓,而是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优斗「老、老师,要是在这里被别人看到……」

  沙夜香「消息会被传开吧。」

  优斗「我会很困扰的。」

  沙夜香「因为有瑛里华?」

  我不由得闭紧了嘴。

  沙夜香「好吧,今天就这样放过你。」

  背上还残留着穿内衣的乳房压着我的触感。乳头摩擦所带来的快感,卷起欲望的漩涡。然后我的下体,就这么架了一顶好大的帐篷

  优斗「啊……」

  瑛里华「回来得真晚呢。」

  居然比我还要早回来,真是稀奇。

  优斗「昨天怎么了?」

  瑛里华「我住在朋友那边。」

  小气。怎么不跟我连络一下呢。跟姊姊姊撒娇看看好了。

  优斗「姊姊……」

  瑛里华「不行。在考完之前要把做爱封印。」

  优斗「……」

  优斗「姊姊讨厌我吗?」

  瑛里华「为什么会问我这种问题?」

  优斗「……」

  瑛里华「晚饭好了再叫我。在吃饭之前我要继续念书。」

  感觉念书应考这个行为,似乎把我们两人撕裂了开来。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www.9520.in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