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石】   本地演示   点击:加载中

    我的名字叫诚,是日本和德国的混血儿,原本都一直和父母在德国生活,但是在五年前我十九岁那年,父母在一场车祸中丧失了他们的生命,我一下子成为了孤儿,在丧礼之后,我被日本的一个女子收养,她是母亲在日本的远房亲人,於是我离开了德国,来到了日本。 

  母亲的这个远房亲人名字叫做神岸 铃子,是一个约二十五岁的女子,她之下还有两个妹妹,分别是神岸 明(十九岁)和神岸 枫(十五岁),铃子姐过去似乎有一场不顺利的婚姻,而父母也因为意外而身亡,在亲友间因收养的问题被推来推去,之后靠著自己的能力唸完了大学,进入相当好的公司工作,并把两个妹妹从亲友处接出来独立的生活著。 

  在很久以前,母亲似乎帮助了铃子三姐妹,而铃子姐一直记在心上,这次母亲发生意外,她二话不说就将我接过来,也许是觉得我的际遇很像过去的她吧…。 

  我的生活很快就打入这一家人,白天在这裡的大学上课,到了晚上就在家裡看看书或电视,或是帮学校的教授打打工,似乎从小就住在这裡一般;铃子姐大半的时间必须待在公司处理公务,而且也常常要因为出差而好几天不在,这时家裡就只有我和明以及枫三人在家,明是个很好动的女孩子,在学校也是运动社团的主将,个性上像个男孩子般的相当直来直往,留著一头俏丽短髮的她看起来就真的像个男生一样,只是如果这麼形容她被她听见了,那我大概会被吊起来吧…。 

  枫则完全相反,留著长髮是个很文静稳重而且温柔的女孩,说话总是小小声的,也不会说些语气较重的话或开些玩笑,是个看起来很成熟的高中生。不过我想就算她开了玩笑,我也听不懂吧,平时她都是待在房间内看书,很少出来和我们一起看看电视什麼的。 

  这天我待在研究室到相当晚的时间,在收拾了教授指定的东西后离开了学校,因为实在太晚了,想到铃子姐这个月因为出差不在家,只放著那两个小女孩在家实在不放心,於是我抄了近路回家,从附近的公园小路穿过。 

  这个公园有著相当多的树木,在德国这样的小型公园很多,小时候我也常和母亲去公园游玩,因此只要能待在公园或是树木多的地方,心情总是能平静下来,不过,现在似乎不是回忆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一点半,我加快了脚步往前,突然眼角的餘光瞄到一样东西,於是我停下了脚步…。 

  在我的脚边有一条项鍊,它就在路边的草丛中静静的躺著,也不知道是谁的,我被这条项鍊吸引而弯下腰去,把它拾起来看著。 

  这是一条作工相当精细的项鍊,金色的鍊子上头有著一颗红色的水晶,仔细看的话还能够看见红色水晶中似乎有著旋转的波动在移动著,我看著这颗水晶,觉得似乎被吸引进波动的中心,慢慢的周围的声音都消失了…这时一声声响吓到了我,原来是我手裡拿的包包因为我的失神而掉落,这时我很小心的检视这条水晶项鍊,它似乎有著很奇怪的能力…最后在鍊子的接合处发现刻著一些很奇怪的文字,不像是日文,但也不是英文或是其它文字,好奇心大作的我於是把这条鍊子收入口袋,快步的回家了。 

  回到家中后,看见明一个人坐在客厅看著电视,枫大概去睡了吧,这麼晚她是不可能还醒著的。 

  「枫呢?」 

  「啊啊,早就去睡啦,怎麼可能还醒著嘛。」明一脸不以为然的说著。 
  「妳看电视看的这麼晚,明天上课该不会起不来吧?」 

  一边放著包包,我这麼对两眼盯著电视的明说著。 

  「你啊~和铃子姐一样忙昏啦?我们早就开始放暑假啦」 

  明抓抓头,看著我露出一付恶作剧般的笑容说:「嗯~还是说…你是和女朋友约会去啦~?」 

  「人小鬼大。」我摸了摸明的头,往厨房走去想找些吃的东西。 

  「你肚子饿了吗?我弄些吃的给你要不要啊?」明跟在我的身后这麼对我说 

  「明妳也会作饭啊…这可真是意外呢」 

  「你可别小看我喔,在学校的家政课我可是拿了很高的分数呢」 

  明一脸得意的开始拿锅子料理著食物,在一边看的我觉得和她真是不大搭调啊…正这麼想的时候,明的脚绊到了桌脚,手裡拿著的料理也掉落地上发出了很大的声响,所幸我在她一起跌倒之前抱住了她,才没让她一起跟著跌在地板上。 

  抱住明的时候,我的鼻子闻到了明头髮上的洗髮精香味,手上也同时传来柔软的触感,因为不好意思,我很快的收了手,害怕明注意到我的想法,这时候明也站稳了身子,脸红红的看著我。 

  「你…怎麼乱摸啊!?」 

  「我要是不抱著妳,妳早就跌倒啦!」 

  「那也注意一下手的位置啊~~!」 

  「那种时候我怎麼注意嘛?」 

  我很无奈的说著,同时偷偷看著明的反应。 

  明不好意思的看著地上已经打翻的料理,一边红著脸偷看我;我想著刚才手上传来的柔软触感,打发明去洗个澡。 

  「不然一身料理味的去睡,是会被蚂蚁扛走的喔。」 

  开著这样的玩笑,我和明便收拾了残局而各自去忙自己的事。 

  回到房间后,我开啟了电脑,我那已故的父亲是个考古学者,他在世时相当有名的一项发现和研究是将已发现的古文字製作成系统,只要能够运用系统将字形输入,就能够从资料库中查找相关的典故和歷史。 

  我把项鍊上的字打入电脑,原以为很快可以查出来,不是我自以为是,而是父亲收录在系统资料库中的古文字高达数亿,几乎没有找不到的字,当年也是因为父亲急於将这套系统的程式交给出资者而开了快车,结果便是导致我们一家的死别…於是我将这份系统收起,为了一份无以言之的心情而不让出资者知道这套系统已经开发完毕,而他们认为系统的原始码应该已经随著那场严重的车祸而一同消失,於是只好自认倒楣的不再追究。 

  过了一段时间,系统出现了文字,那是将古文字译成现代文的白话。 
  「呼…」 

  看完了画面上的文字,我不禁呼了一口大气。 

  这不过数个图形的古文字,居然是一篇文章,每一个古文都有相当多的意思,与其说整个「图形」是一个「文字」,不如说每一道「笔划」才是一个「文字」,如果这篇文章上说的是真的,那麼我可真的得到一样宝物了…。 
  「…所以我们创造了这颗唤作贝林的魔石…并把我们毕生的魔力都溶合在裡面,如果有人得到了这个魔石,也就能同时得到我们所有的魔力,只要将使用者的血滴在水晶上,就可以啟动这个魔石的魔力,同时也可以和这颗水晶定下契约,定下契约者将得到莫大的力量,也能够同时得到千年的智慧…」 
  「…那该死的叛徒终於採取了行动,贝林虽然有强大的魔力,却也敌不过千军万马的战士,我将这个魔石埋在这裡…希望有人能用它来做些什麼,这只不过是创作者的一点小小心愿而已…」 

  这麼强大的宝物为什麼睡在这个公园裡我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大的魔力我也不明白,但是这样的诱惑就在我的手裡,只不过是一滴血就能换来的东西… 
  随著血液滴落,贝林魔石中旋转的波动似乎有了生命,它律动的愈来愈快,看著它的我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失神,反而愈来愈清楚…许许多多的记忆开始衝入我的脑子,而身体也慢慢的有了一股奇特的感觉,像是要涨满似的往四肢扩散…。 



============================================================= 

CHAPTER 2 明和枫 

  我得到了自己也不明白的强大力量和远古的记忆,父亲所製作的系统资料量根本无法和目前我得到的记忆数量相比,那是超过了数千年所累积的… 
  看了看桌上的时鐘,也不过才过了一个半小时,现在是两点半。 

  我把魔石戴上,闭上眼睛想著一些事,这时房门传来几声轻轻的叩门声。 
  「请进」 

  虽然脑内有了这麼多的记忆,体内有了所谓的魔力,但是我仍然是我自己,这是不可否定的,只是看我怎麼去使用而已。 

  当我这麼想著的时候,明走了进来并把门关上,不经意看向明的我一下子不能反应自己看见的东西而傻了眼;平时像个男孩子横衝直撞的明,现在居然穿上了一件相当漂亮的洋式上衣,领子的部份有著精緻的蕾丝边,而且绣著小巧的扣子,平时乱乱的短髮也梳的很整齐,甚致用了一个髮箍将头髮弄齐,因为刚洗过澡,所以身上有著香皂的味道,当她一进来时便充满了我的房间。 
  明的双手不自然的交叉在身后,她没有穿著刚才在客厅所穿著的牛仔裤,而是换上了一件绿色的迷你裙,裙子的质料相当好,看的出来是很高级的布料,但我注意的却是明的双腿… 

  明在学校是运动社团的主将,平时也很爱作运动一类的休閒,她的双腿肌肉相当的结实而有弹性,虽然皮肤上有些损伤,但是整体看起来是个健康型的美少女。 

  不能理解的我疑惑的看向明,明相当不好意思的看著我,说这是铃子姐从出差的国外寄回来的衣服。 

  「怎…怎麼样?我果然很不适合这样的衣服吧…?」 

  明就像要逃开一样的,整张脸都红透的这麼对我说著。 

  「啊,是啊,果然人要衣装呢,呵呵。」了解事情原委的我笑了起来。 
  「有…有什麼好笑的嘛,女孩子打扮的好看,你们男生不也会觉得很赏心悦目吗?」 

  这倒也是,看著明这样子,不禁又想起刚才在厨房抱著她时,手上传来的柔软感触…但是我已经不是刚才的我了…,我的心裡突然涌起一阵邪恶的念头,我不可能破坏世界,也不想统冶世界,那都不合我的个性,而且也太麻烦、太囉嗦了,但是我可以做些不同的事,没错…比如说… 

  「诚大哥?」明看见我突然停止了微笑,有点担心的问道。 

  「你是不是很累啦,我吵到你了吗?」 

  「不,不是的…对了,妳刚才在看什麼节目啊,看到这麼晚?」 

  「喔~我在看一个特别节目啊,有关於催眠的,真是无聊,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嘛…」 

  明嘟起了嘴,也不在意自己穿的不是牛仔裤而是迷你裙,就这麼蹺著腿坐到我的床上评论著: 

  「那还不都是主持人和来宾串通好的,实在是很假…」 

  「是吗?妳想不想试试看?」边注意著明不经意露出的粉红色内裤,看见她白皙的大腿内侧…我悄悄的嚥了口口水,边微笑著拿出了…贝林魔石…… 
  「哈!你要是真的能催眠我,我就请你吃东西,只怕你失败了下不了台喔」 
  明咧起嘴对我笑著,似乎很肯定我没有办法做到。 

  「不会的,如果我失败了,反正妳明天是放暑假,我带妳和枫一起去吃东西如何?」 

  我持续的游说她,这时我的裤档早已悄悄的涨起了,只是在牛仔裤的遮掩下,明也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她更不可能知道,我有绝对不会失败的理由… 
  「嘿~好啊,那我现在要怎麼做?像这样看著这条项鍊吗?」 

  明嘻嘻哈哈的看著红色的水晶,我开始让魔石慢慢的在她的面前转动… 
  「诚,你这条项鍊上的水晶裡面好像…有…东西在…旋…」 

  明的嘴还没有把一句话说完,眼睛已经没办法离开我手上的水晶,眼中的生气也消失不见,语气变的迟缓起来,她的双手摊在身边,身上似乎也失去了力气,只看见她视线的焦点跟著我手上的水晶移动,我知道我已经成功了,我坐到明的身边并持续的在她面前晃动著项鍊。 

  现在的明就坐在床上,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这颗水晶上,这时候不论我说什麼,明都会乖乖的照做。 

  「明…看著这颗水晶,妳的眼裡只能看著这颗红色的水晶…它很漂亮、很显眼…」 

  明的头微微的点了一下,视线没有离开水晶。 

  「很好…现在把妳的注意力集中到我的声音…闭上妳的眼…对…很好,妳现在看不见也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只能听到我的声音,明白的话就回答我,是不是?」 

  明的双眼轻轻的闭上,头垂到胸前并发出了规律的呼吸,但是她没有睡著,只是等待著我…她的主人对她下另一个命令… 

  「…是…」 

  「很好」 

  我摸了摸了明的头,然后把魔石戴上,看著坐在身边的明,似乎只是像坐著睡著了一样没有动静,但是这和普通的催眠术不同,除了我之外,没有人可以解除,只要我想要,随时可以让明陷入这样的状态之中,让她成为随我摆佈的玩偶…。 

  放著明在房间裡,我来到了枫的房间,枫在睡觉时一向都是把门锁住的,因为她不喜欢人家任意的进入她的房间,但是这对我来说并不构成妨碍,甚致不算是一个问题…,我把手放在门把上,闭上了眼睛唸了一个字,一个现世不会有人知道意义的字,门就应声而开,我悄悄的进入枫的房间。 

  她的房间相当有女人味,四处都是书和布娃娃,看著这样的佈置,我也可以想像的到明的房间会是什麼样子。 

  睡在床上的枫正好翻了个身,我来到她的床前看著她的睡脸,枫的长髮相当漂亮,铃子姐曾说枫的长髮就像她们已过世的母亲一样,我笑了笑,把手轻轻的放在枫的额头上,手上传来柔嫩的触感,我不禁想著待会要上演的画面…

  慢慢的,枫张开了眼睛,却没有出声,也没有做任何的动作,就这样静静的让我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我笑著对她说: 

  「枫…看著我的眼睛…」 

  枫没有问任何问题,只是乖乖的看著我的眼睛,她半开的眼裡映著我红色的瞳孔,接著我把手从她的额头上拿开。 

  「枫,听好了…十分鐘后妳到我的房间来,记得把制服换上喔。」 
  枫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起身去拿她的制服,我很满意的摸了一下枫的屁股,但是枫没有任何的反应,要是平常的她,早就红著脸怒瞪著人看,上次不小心碰到她,就被她冷战了一个月,但是现在已经不同了…。 

  我很快的回到自己房间,看著催眠中的明,我淫笑著对她下了命令: 
  「明…等下当妳张开眼睛后,我要妳完全的服从妳第一个看到的人,不论他是谁,不论他说什麼,妳都会很开心的照著他命令妳的事去做,就如同妳自己想做一样,而且当妳执行这些命令时,妳会很舒服、很开心,明白吗?」 
  明的头再次点了点,就像在打瞌睡似的。 

  「好…那麼把眼睛睁开吧…」 

  明的双眼慢慢的打开来,正好直对著我的眼睛,接著就没有任何动作,我对著像个娃娃的明说: 

  「明…妳现在会服从我吗?」 

  「会…」明的语气没有感情,不像一个人类该有的平板。 

  「那麼,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妳的主人,不论何时何地,只要妳看见这个红色的水晶,就会像现在这样,什麼事也想不起来,什麼事也不在乎,妳的眼裡、心裡都只能想著我,希望我对妳下命令,并渴望服从我的命令。但是平常-----」 

  我想了一下 

  「还是和之前一样,而且不会记得被当成奴隶的其间所发生的所有事情;现在回答我,妳明白吗?」我用强硬的口气对明问著。 

  「明白…主人…,明会服从主人的命令…」 

  在明如此说著的同时,枫从门外走了进来,和明一样是一脸呆滞,就像梦游般的走进我的房间,她照著我的吩咐穿上整齐的制服,长长的头髮用一条缎带繫著并垂在身后,枫的肌肤就像个玻璃娃娃般的白皙,她呆呆的站在门口,我打量她的身材,平常时没有去注意,这时发现枫的胸部倒是不小…。 
  枫是个很小心的女孩,不像明…偶尔房门没关就在那换衣服,所以有时不小心就会看见,而枫的胸部包在制服中,制服的布料不像是明现在所穿的高级洋装那样有弹性,所以有点紧绷而明显的衬脱出枫的双峰…但是现在的枫毫不在意我的注视,就只是静静的站在我和明的旁边不发一语。 

  我托著枫的下巴把她的头往上,让她能够直视我的眼睛。 

  「枫,现在妳看见的,是妳的主人…妳要服从我的命令,不论妳在任何地方…」 

  我对著像个洋娃娃的枫重覆了一次刚才对明说过的话,同样的,枫也乖巧的回应我: 

  「是的…主人…枫是主人的奴隶…」 

  接著我解开她头髮上的缎带,让她美丽的长髮披在白色的制服上,也解开了她制服上前几颗的扣子,因为上围较大,所以她的制服也同时大了一些,这时她的胸部也就半露在空气之中,我看著这顺从的两姐妹,决定要开始进行下一步…。 



============================================================= 

CHAPTER 3 夜 

  「枫…现在在那边跪下…」枫听著我的命令顺从的跪下 

  「现在开始对著我自慰…把我当成是妳最喜欢的对象,希望我能够注意妳…希望我会去抚摸妳的身体,所以,把妳的媚力展现给我看…」 

  「是……啊…」 

  枫恍惚般的看著我,脸红了起来,一隻手伸进制服摸著自己的胸部,另一隻手则掀起了裙子露出了白色的内裤,隔著内裤开始爱抚自己的阴部,她的动作不很快,粉红色的嘴唇半开著,看上去相当的淫靡。 

  我坐到明的身边,把她的脸拉向自己,接著亲吻著她;明似乎很享受一般的闭著眼,自动的把身体靠向我,并把嘴唇打开,用自己的舌头挑逗我,吻了一阵子,我把她拉开,开始爱抚她的胸部。 

  明的胸部较枫来的小,但是形状和弹性都很好,我把她的胸罩拿下,隔著衣服玩弄她的胸部,并慢慢的揉著它们,小心翼翼的…就像是在按摩一般,明也开始有了感觉,并发出难以忍受的嘆息… 

  「啊…啊啊…」 

  「明,把妳的嘴张开,看著我。」 

  明慢慢的把自己的嘴张开,露出一口贝齿,我把手指伸进去摸著她每一颗牙齿,她的唾液流了我满手都是,我笑著把手拿出来,并让她面对我站起来,而我仍然坐在床上。 

  「枫,停止妳的动作,现在过来……好好的把它舔乾净…」 

  枫放下了自己的手,因为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自我逗弄,她喘息著爬了过来,用双手握住我伸出的手指,很恭敬、小心的开始吸吮起来,我一边让枫吸著我的手指,一边把脚伸进她的裙子下,逗弄著她的下体,隔著内裤,我查觉她已经相当的湿润了,我看了一下身边的明,她的表情平静的就像是在梦游一样,半开的双眼只是一直看著地上,等著我的下一个命令,我愈来愈兴奋…。 
  「明,主人想看妳的内裤呢,妳可以让我看个清楚吗?」 

  我故意这麼问她,被催眠而奉我为主人的明马上乖巧的回答: 

  「是的…请主人尽情的观赏…明的内裤吧…」 

  明慢慢的站起来,然后把自己的迷你裙掀起,露出粉红色的内裤和整条白嫩的大腿,眼中露出期待的神色。我把她拉近,亲吻了她一下,然后拉下她的内裤爱抚她的秘密花园,明的下体有著稀薄的毛…大腿也十分有肉,感觉上不愧是运动健将。 

  「啊…」被我摸著的明马上发出舒服的声音… 

  「枫,去服侍明吧,要让她觉得很舒服喔…」 

  「是的…主人……」 

  听见我的命令后,枫很快的走到明的身后,不管自己已经半褪下的内裤,开始在明的颈子上用自己的舌头舔著,双手也同时在明的胸部上爱抚著,动作一如她往常的作风,相当的温柔,偶尔也在明那有弹性的屁股上揉弄著,明在这样的双重爱抚下,很快就有了感觉,爱液随著我的手指一滴滴的往下流。 
  「枫…把明的滴在地上的爱液舔乾净,如果没办法的话,妳就没办法得到我的宠幸喔…」 

  我恶作剧的对枫这麼说,枫的表情一下子变的很害怕,马上跪在明的脚下,拼命的舔著明滴在地上的爱液,急切的样子让我觉得好笑。 

  这时候的明闭著双眼,一脸陶醉的模样,不断的喘著气,我要明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边玩弄著明的酥胸,一边慢慢準备插入她的小穴,因为不想让她们体会破瓜的痛楚,所以利用了魔力让她们只会感觉到快感。 

  「明…我现在要插入妳的小穴喔…」 

  「啊…啊…请…主人快点…明…好想要…好想要主人…」明睁开了湿润的眼睛,对著我恳求著,语气中满是恭敬和顺从,完全感觉不到平时那股男孩子气。 

  听了这句话,我很快的插入明湿润的小穴,并用力的抽插著,明摇著自己的头陶醉的叫著。 

  「…明…啊啊…好…舒服喔…啊…主…主人…明…」 

  「明,去玩自己的胸部吧,这样不是更舒服吗?」 

  「啊…是…」 

  明用空著的双手揉著自己的胸部,她的汗浸湿了衣服,扣子也在她的动作下绷了开来,露出两个小巧可爱的乳房来,她不断的按摩著自己的胸部,嘴裡流出的唾液随著颈子流了下来,感觉十分的淫盪。 

  「舒服吧,明?要高潮了吗?」 

  「是…是的…明…要去了…啊…啊啊」 

  在一阵浪叫中,明高潮了,失神的侧倒在床上。 

  枫看见明被这样的「宠幸」,自己却可能得不到,於是不断的舔著地上的爱液,可是不论她怎麼舔,总是有不乾净的地方,枫的表情也愈来愈焦急,似乎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枫?」 

  「是…主人?」枫抬头看著我,眼裡满是期待与抱歉。 

  觉得这样的枫很可爱,我要她停止去舔地上的爱液。 

  「枫…现在来服侍我吧,如果妳能让我觉得妳是个乖女孩的话,我就让妳跟明一样好好的享受。」 

  「是的…主人…枫会是个乖女孩的…」枫恍惚的说著,轻轻的靠近并跪在我身边,然后伏在地上吸吮我的脚趾。 

  「嗯…嗯…枫…会乖乖的…」枫一边说著,一边忘我的吸著我的脚趾,彷彿那是什麼美味一样。 

  她慢慢的往上舔著,同时也不忘用她的玉手爱抚我的身体,到了我的腰部时,我按住她的头…把她的胸罩拿下,要她用自己的身体来服侍我。 

  「好好的吸吧,枫…」 

  枫张开了小口含住我的阳具,不时用手去抚弄它,接著用自己的胸部包围住我的阳具,只露出前端的部份,然后不时用自己的舌头和唾液刺激著我的下体,那份酥麻感由我的下体经由背脊往上伸…。 

  「唔…」 

  我享受著,体会著枫嘴中温润的感觉,枫的唾液流了出来,但她毫不在意,只是一心一意的服侍我,渴望让我有更舒服的感觉。 

  看著这样恍惚却仍然一心一意服从我的枫,我不由得对她说著: 

  「枫…妳是我的爱奴…是我的玩偶…而我是妳的主人…妳永远都要服从我、敬爱我…」 

  听了这句话的枫突然停下自己的动作,抬头望著我,她的表情就像是被吵醒的小孩一样恍惚,我看著她的双眼,心裡有著想彻底支配她和明的念头。 
  她直直的看著我的眼睛,听了我如此宣示,先是呆了一下,然后张开她粉嫩的双唇…一字一句的反覆著… 

  「枫…是主人的爱奴…是主人的玩偶…枫要服从主人,要爱主人…」像在说梦话一样,枫的语气平板而缓慢。 

  「很好…把妳的舌头伸出来…!」 

  枫像个洋娃娃一样毫不犹猭的实行我的命令,她伸出舌头,我低下头去热情的吻著她柔软的双唇,并亲吻她的脸、耳和眼…枫的身上传来一股清香,我离开她的脸,开始揉著她那柔软的酥胸,枫的身体因为这样的刺激而软倒在我的怀裡,我让她仰躺在地上,準备夺走她的处子之身。 

  「啊…啊啊…主人…枫…好舒服喔…啊…」 

  我看见一旁的明已经醒来,於是也要她加入这场混战。 

  「明,趴到枫的身上去,好好的挑逗她。」 

  同时我也停下我的动作,但是却不把阳具抽出,仍是留在枫的体内,明躺在仰躺的枫身上,两片粉唇就这麼吻上枫的嘴,偶尔也用舌头去亲吻枫的颈子,轻咬她的耳朵。 

  「不要…喔…啊啊…主人的…」枫似乎没办法满足,忍著明的挑逗,身体不安的扭动著,双颊泛红的看著我和她接合的部份。 

  「啊啊…枫…」明不断的吻著枫,爱抚枫的双峰,我可以感觉到枫的下体不断在分泌爱液,而儘管已经去过一次,明自己同样的也爱液横流了…。 
  「妳们真是…太可爱了…我的奴隶们…。」 

  我已经不把这两个渴求我宠幸的女孩当成是同住了五年的妹妹,而是专供我个人使用的性欲娃娃,我的心裡满是征服感和希望更支配她们的想法。 
  而两个女孩听到这句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停下自己的动作往我这边看,娇媚的眼神满是期待与哀求。 

  「求求您…主人…枫是乖女孩…我已经…啊…」 

  枫似乎已经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双手主动的抱住伏在身上的明,一边亲吻她的脸一边恳求我的抽动。 

  「明会乖乖服侍您的…不管主人说什麼明都会听…所以…」 

  明不再是平常那付没有女人味的样子,她像个孩子一样的在枫的身体上不断的摩擦,希望能得到更多的快感,偶尔也回应自己妹妹热情的亲吻… 
  两人不断的哀求我,我深吸了一口气,直直看著她们两人的眼睛,瞬间两人都不再出声,好像只是两个玩偶一样的躺著。 

  「从今以后,当妳们看见红石,必须想起自己身为奴隶的身份…不论妳们身在什麼地方,不管在什麼时候,当我拿出红石时,妳们要立刻顺从我所有的命令,乐於把自己交给我,我就是妳们的主人…」 

  「是…我的主人…」 

  「枫是主人的奴隶…」 

  两人分别回应了我,从这一刻开始,我已经是这两个女孩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了。 

  「很好…那麼就给妳们奖赏吧…」 

  「啊啊…啊啊啊……」 

============================================================= 

CHAPTER 4 支配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隔天的早上九点多了,昨晚的事我仍然记得相当清楚…两人娇媚的模样,淫声不断的情形,我都能一一记起;昨晚结束那场混战后,我要她们两人各自去清洗自己,把身上的精液、爱液和汗水之类的东西都整理乾净,接著我要她们回到房间去,并洗去她们在这段时间内的记忆,用了其它的东西来代替,当然,除了暗示之外…。 

  现在的我,可以随自己的喜好去更改明和枫两人的记忆、行为和想法,也就是说,她们的所有已经是我的东西,接下来的时间裡,我想用各种的方法来好好的享受她们…。 

  这时我想起了铃子姐,她曾说过这次的出差是一星期,到时会尽快赶回来,然后她会有三天左右的假期,想到这裡我不禁又兴奋了起来,这三姐妹的命运可以说已经交付在我的手裡了。 

  「咚咚咚…」 

  耳边传来一阵急促的上楼声,现在已经是早上十点鐘,我想明和枫应该已经都起床并梳洗完毕了吧,我装著睡著的样子没有出声;这时脚步声来到了我的房门前,轻轻敲了两三下后,门被打开了。 

  「什麼啊,真的还在睡啊…」 

  明悄悄的走到我的床边,然后突然一口气跳上我的棉被

  「哇!哈哈,起床啦,大睡猪~!」 

  她的屁股正好压在我的下体上,我想起了昨晚的事而不禁有了勃起,我张开眼睛看著明,她穿著一件T恤和牛仔裤,就坐在我的面前开心的笑著

  「还睡啊?我们都起来好久了,你今天不用上课也不用打工吧?我们下午一起去走走好不好?」 

  「枫呢?」 

  「喔,她说你起的太晚了,所以在帮你弄吃的当早餐喔。你还不起来吗?」 
  我看著明开心的样子,心裡却想著昨天晚上,明在我的催眠控制下,顺从的接受我,现在的她不可能想的起来,因为我没有把这段记忆留给她,那只属於我一个人的记忆… 

  「喂,你…」 

  坐在对面的明双颊慢慢红了起来,因为她逐渐感觉棉被底下的变化。 
  「有什麼办法?对男人来说这样很正常的吧?」 

  「你…想什麼嘛!」 

  明气呼呼的从床上一跃而起,很快的準备走出我的房间,我跟在她的身后很快的抱住她,这样的动作似乎让她一下子没了反应 

  「喂…做什麼…」 

  从明的髮稍上传来的香味让我更加难以忍受,於是拿出了掛在脖子上的红石,这时明还在挣扎,我抓到一个空档把红色的晶石放到她的面前,同时开始晃动 

  「嗯…」 

  原来的挣扎慢慢的停止,她的双手也自然的垂下,生气也消失在她的双眼中…她的焦点中只剩下那个红石而已。 

  我放开了她的身体,然后把魔石收起来,坐到床上后对她说: 

  「明…知道我是谁吗?」 

  「是…主人…」 

  明转过身来,用软软的声音顺从的回答我的问题,在这样的状态下她已经不会再有反抗,而是我心爱的奴隶。 

  我把明拉过来,让她跪在我面前,微笑的看著她的眼睛说: 

  「都是妳的关係,我一起来就想要发洩了,妳可以帮我吗?」 

  「是…明的身体是属於主人的…请主人让明服侍您吧…」 

  明的脸微微的红了起来,只知道痴痴的看著我的眼睛并服从我的命令,接著她把我的裤子拉了下来,把自己的T恤掀起,然后用自己的上半身在我的下体上轻轻的摩擦,因为相当的舒服,所以我要她用她的嘴来进行下一步,她顺从的点点头,然后张开了小嘴,先用舌头隔著我的内裤慢慢的由下往上舔著,不时也用身体和双手摩擦著,当她的唾液弄湿了我的内裤后,就含住了前端开始吸著,她没有一口气全都含入,而是含著前端的部份,再用舌头给予刺激… 
  「嗯嗯…嘖…嗯…」 

  从她的嘴中发出了淫靡的水渍声,这时我看向门外,发现枫就站在门外,看的脸都红透了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因为她太过专心看著明对我的动作而没有注意到我已经发现她了。我想应该是因为明这麼久都没下楼,觉得奇怪才上来看看的吧,而明根本没有注意到枫正在看著,只是一心一意的服侍著我的阳具。 
  我觉得这个画面十分的有趣,於是没有马上让枫发现我已经注意到了,而是把手按上明的头,示意要她更加用心的服侍,明没有表示意见,乖乖的把我的阳具一口气含入口中,更加忘情的吸吮著,每一次离开我的阳具时,她的嘴中都会滴出许多的唾液,同时呼出淫荡的气息来。 

  我偷偷看著门口的枫,她的气息也逐渐混乱起来,脸则是更红了,当我发现她準备要离开现场时,我推开了跪在我面前,嘴裡还吸著我阳具的明,然后拿出红石向她走去。 

  枫发现我已经知道她偷看的事,吓的站在门外一动也不动,我问她: 
  「枫…妳偷看我跟妳姐姐的游戏,难道有了感觉吗?」 

  「不…不是的,我只是…只是上楼来看看你们为什麼都还没下去…我不是有意要偷看的!」 

  枫的声音大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吃惊而失去了自制吧,她红著脸一步步向后退,直到撞上墙为止,她不大敢直视我的脸,而不好意思的把头转到一边去。 
  「啊…好痛…」 

  我用力的抓住枫的手,然后把她拖到房间裡来 

  「明,过来。」 

  「是…」 

  明顺从的走过来,然后依我的指示把枫的双手抓住,让她没办法自由动作,因为枫的力气远比明来的小,只见枫不断的扭动,却没办法挣脱。 

  「姐…好痛,妳怎麼了嘛,放开我…!诚哥哥,你对姐姐怎麼了!?」 
  枫终於发现姐姐的眼神不对,於是开始质问我 

  「我没做什麼喔,是明她自己来对我说她喜欢我,所以想做我的奴隶服侍我的,是不是啊,明?」 

  明的眼神和我的相对后,双眼无神的微微笑著说: 

  「是的…明喜欢主人…所以请主人…把明当作主人的爱奴命令吧…」 
  听了姐姐这麼说,枫的脸色变的很害怕,感觉有某种她不能理解的事正在发生 

  「没关係的,枫。很快妳也会求我让妳成为我的奴隶的。」 

  「什麼…诚哥哥…你和姐姐到底是怎麼了?为什麼突然变成这样…啊!」 
  在我的命令下,明把枫抓的更紧,接著我靠近枫,开始闻著枫身上清新的少女气息,然后突然的吻上了枫的小嘴。 

  「嗯嗯…」 

  枫甩著头想挣脱我的亲吻,但是被明所抓住的她实在无法挣脱,最后只能任由我摆佈而已,一边亲吻,我一边下了一道法术,我要让枫用自己的意志主动的来哀求我,让她成为我的爱奴… 

  离开枫的嘴唇,我发现法术已经开始生效,枫的身体微微的抖著,嘴裡也滴出了唾液,她不断的喘著气,试图抵抗身上奇怪的刺激,我笑了一下,然后伸出手去揉弄枫那两颗豊满的乳房,时而温柔时而用力的刺激著。 

  「啊…不要…啊啊…」 

  「住…住手啦…啊…」 

  我完全忽视枫微弱的抗议,把她的衣服全数脱下,又再吻了她一次,这次又加上了比刚刚更为强力的催情法术。 

  「枫…感觉不错不是吗…只要成为我的奴隶,妳就可以更舒服喔…」 
  「不…要,姐…放开我…不要…啊…啊」 

  枫不断的扭著身子,而且仍然抗拒我的命令,於是我开始把目标放在她的下体上…我要明把她的双手绑住,让明来玩弄妹妹的胸部,而我则专心在枫的祕密花园裡,我用手指轻轻的抚过枫光滑的肚皮,因为刚才的刺激和法术的影响,枫变的相当的敏感,只要抚摸一下就会有绝大的快感。 

  枫的下体已经是泛滥成灾,我把手指插入她穴穴开始抽插著,枫的声音也变成难以忍受的娇喘。 

  「啊啊…啊…」 

  她仰著头喘气不断,身体虽然还是扭动著,但是看的出来已经相当接受这样的刺激了,我最后一次吻向她,这次也把舌头伸进枫的嘴唇裡,她的眼神变的涣散而不集中,身体的力气也变小而软倒在明的怀抱中,见机不可失,我命令明停止她的爱抚,同时也不再对枫做任何的动作。 

  「嗯…啊啊…?」 

  一下子没办法理解现在的处境,枫只是呆呆的看著我和明两人。 

  「枫…想再更享受这样的快感,就要成为我的爱奴,服从我所有的命令,并且要心甘情愿的被我玩弄,否则妳再也没办法像这样舒服喔…」 

  我恶作剧的又捏了枫的乳头一下,枫一下子发出了淫叫,然后就因为失去力气而躺在一边。 

  接下来我要明把自己的裤子脱下并背对我趴著,用背后的体位进行抽插,明的脸就正对著枫,淫荡的表情一览无遗,枫半瞇著眼,脸上的表情不知是不好意思或是期待。 

  「啊…啊啊啊…主人…明…好舒服喔…啊…」 

  明虽然看著枫,但是眼裡却看不见任何我命令外的事物,她就这麼忘我的对著枫吐出这些淫语。 

  枫的表情更加的复杂,喘息也愈来愈重,我知道对她下的法术相当有效,所以我只是一边玩弄著明的娇躯,一边微笑的看著枫,等待著… 

  终於明在我的尽力衝刺下高潮了,她软倒在枫的脚前闭著眼睛满足的喘著气,枫的脸色满是期待和难耐。 

  我靠近枫,那根刚抽插过的阳具,现在就在枫的面前,她不好意思的转开了头。 

  「看著它」 

  「啊…」 

  枫听到我这麼说,慢慢的把头面对我的阳具,怯生生的看著,不由得吞了口口水,我笑了一下,用脚开始顶弄著跪坐的枫的下体,她的下体泌出了一大片的淫水,内裤早就湿透了,我不断的在她那裡磨擦著,直到她再也无法忍受而发出叫声,一下子,我停下了动作,把阳具靠近她的嘴… 

  「枫…想要吗,我在等妳的回答呢…」 

  枫的眼神湿润,口水也不住的向外流,终於,她把舌头伸出来,想要舔舐在她面前的阳具,她的气息呼在我的那话儿上,但是我在她刚触到前端时就把阳具移开,转而用它逗弄著枫细嫩的小脸。 

  「啊…啊啊」 

  枫张著嘴想要舔舐它,却怎麼也没办法如愿,我又开始用脚玩弄她的阴部,但时而又停止动作,就是不让她高潮,枫已经没有办法再忍下去,於是开口对我哀求… 

  「…诚…哥哥,求求你…啊啊…让枫…舒服嘛…啊…」 

  「不行喔,枫又不是我的奴隶,像明那样,才有舒服的资格喔」 

  我抱起了在一边的明,亲吻著她的唇,明也忘情的回吻,看的枫几乎要哭出来,接著我放开了明,要她先去清洗自己,然后再次站到枫的面前,俯视著欲火焚身的枫,伸出手指玩弄著她的小嘴,她舔著、吸吮我的手指直到我又把它抽出来为止。 

  「枫,告诉我,妳喜欢我吗?」 

  「哥哥…求求你啦…啊啊…啊,枫…好难受…」 

  枫已经不像刚才那般激烈抗拒,转而积极的向我索求,希望我能满足她的要求,但是我没有理会,只是又开口问她: 

  「枫,妳是我的奴隶吗?」 

  听了这句话的枫,就好像我已经插入她似的,她梦囈般的说 

  「是的…诚哥哥…主人…啊…枫是…主人的…奴隶…啊啊…」 

  她一边说一边露出欣喜的表情,扭动的娇躯不断的向我靠过来,她用自己的身体和阴户在我的腿上磨擦著,因为双手被绑住的关係,她想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得到快感,枫把自己的头靠向我的下体,儘可能的把舌头伸长,想吸吮我的阳具。 

  「嗯嗯…啊…主人…枫是主人的…奴隶…啊啊…」 

  枫不断的重覆这句话,已经失去思考能力,现在的她只是我的宠物而已… 
  我把阳具插入她的小嘴中,反覆的抽插著,用她温热的唇刺激我的阳具,枫没有半点厌恶,满脸欣喜的吸吮著,几乎到了不肯收手的地步,在一阵快感下我射在枫的嘴中,剩下的部份则射的枫满脸都是,枫用自己的舌头把脸上可以舔到的部份都吃进嘴裡。 

  「主人…嗯…」 

  枫用撒娇般的语气靠向我,她还跪在地上,半开的嘴边有著唾液和我的精液,那付表情就像在希望我给她更进一步的快感似的,我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我的腿上,我的脸埋入枫那丰满的双乳中用力的吸吮著,偶尔也把头抬起来亲吻著枫,而枫只能不断的接受我赐给她的快感,同时淫荡的喘著气,接著我让枫平躺在床上。 

  「枫,把妳身上最想要主人宠爱的部份儘可能的朝向前吧,不做的话接下来我就要停止了喔。」 

  「不…不要…求求您,主人…」 

  枫一脸焦急的把两腿呈M字形,把下体抬高并把阴部儘可能的朝向我,为了得到更高的快感,她甚致开始微微的晃动她的腰,让人难以和之前那文静温柔的形象相比。 

  「求求您…主人…枫的…好痒…啊…」 

  我坏心的边问著枫,边用手指像是挑逗似的刺激枫的阴户,她那裡的淫水已经多到从大腿流下来。 

  「枫的哪裡想要呢…?」 

  「啊啊…嗯…枫的…枫的阴部…啊啊…好舒服喔…嗯…」 

  我一口气插入枫的阴部,猛力的抽插著,枫的腰马上配合的扭动起来,想要追求更舒服的快感。 

  「啊啊…主人…枫…好舒服…嗯嗯…」 

  枫达到了高潮后便软倒在床上,很快的就睡著了,我摸了摸她的头,看见明就站在门外,她的双眼依然无神,只是依照我刚才的命令清理了身体,正在等我下一步的指示。 

  我要她过来把阳具上的爱液和精液清理乾净,明服从了这道命令并乖乖的跪在我的面前舔舐掉上面的东西,之后我让明忘掉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但是看见床上睡著的枫,我突然不想让她忘记,刚才和她之间虽然也用了一点小手段让她服从,但是她仍然保有她的意识,如果我不解除呢?她醒来看见我会有什麼反应? 

  於是我只消去了有关於她看见明和我之间发生的一切,而让她保留自己向我要求快感、奉我为主人的这一段记忆,之后我便下楼清洗身体。 

  当我洗好澡回到客厅时,发现枫已经醒来并準备要清洗身体,因为楼上也有一间浴室,所以我只是在楼梯下看见她準备要进去,枫看见我的那刻脸上的表情相当复杂,似乎有点后悔和必然的不好意思,但我却找不到一丝愤怒的神色…? 



============================================================= 

CHAPTER 5 玩弄 

  一整天,枫都没有再离开过自己的房间,对於上午和我之间的事她似乎有不太一样的想法,不过现在的我并没有兴趣去知道这件事,明因为忘了与我之间的事,因此只是奇怪为什麼妹妹一直没有下楼来,到了下午四点时,明预备要出门买些晚上煮的料理材料,心想在家裡大概也没什麼意思,於是我换了个衣服也跟著明一块出门。 

  在路上明和我有说有笑,完全看不出来她记得这两天之间发生了什麼事,此时我不禁想著,这个石头的力量一定不止於此,但我对於征服世界等大事也没有什麼兴趣,魔法或是超能力其实也不过是达到目的的小手段而已,现在的我只想随心所欲的作自己想作的事。 

  堕落吗?我心裡想著,毕竟明和枫是从小就和我在一起的,对我来说她们两姐妹就像是亲生的家人一样,让她们对我作这样的事真的有意义吗?不…我心裡想著,既然想要作这些事,现在再去思考其意义也没有什麼差别,我并不是哲学家,这颗石头带给我的眾多力量中,我只使用了这麼一样而已,而使用的目的也只是为了顺从自己心中的欲望,因此在欲望之下,对於人心、人性以及心理上的意义来说,对我都微不足道。 

  买好材料后,我看天色还早,便邀明去喝些饮料。 

  这家叫作Cafe of flower的喫茶店在早期只有贩卖各式的咖啡,但在近年
也引进了流行的网路电脑设备,成为一间多元的网路咖啡店,店内贩卖的东西也从单纯的咖啡变成了许许多多不同的点心、蛋糕及饮料,深受这附近国高中生的喜爱,每到放学时间便客人络译不绝;我推开了门,门上的铃声因为我的动作而发出轻脆的响声,裡面没有什麼客人,因为今天是长假的第一天,专作学生生意的这间店,今天只有少数的几名客人在裡面而已。 

  过来招呼我与明的是店内的服务生,她的名字叫作深月 铃,是个个性相当开朗的女孩,在这家店也已经服务了很多年,据说是这附近的高中生,应该和枫是同年吧…我这麼想著,她开朗的笑容总是为这间店带来许多的生意,而和这个名字相称的,是她的声音非常甜美,就如同夏天清脆的风铃一样,当然人也是相当漂亮的,乌黑的直髮在工作时会绑成一束长长的马尾,在确认了客人的要求后也总是快速而礼貌的服务著客人们,据说来这家店的大多数学生们,也有除了喝饮料之外的目的,像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当然追求的人一定不在少数,不过到现在好像没有看到她跟谁比较亲密,我看了看店裡,已经接近吃晚饭的时间了,因此客人不多,再说这间店也没有提供简餐的服务(这样的店大概也不多),在店裡的服务生也只剩下她和老闆,我想了一下后,决定了待会的行程…。 

  明喝完了饮料后,便依照我的命令先拿著料理回家了,我想这两天对她也「照顾」够多的了…现在的我想试试别的…;喝完了咖啡,我把铃叫到身边来。 
  「请问要续杯吗?」 

  铃带著可爱的微笑对我这麼说著,这间店的制服很漂亮,以白色为底的制服上有著红色的缎带,她的双腿从短短的裙子下展露出来,虽然还穿著长统袜,不过遮不住腿的曲线美,脖子以下到胸部以上是可以看见肌肤的,如果服务生们弯腰时,有心的客人也可以从微露的前襟裡得到一些想像的空间,虽然说设计者有考量在内,实际上不可能看见什麼,不过光是这样也足以让某些客人心痒痒的了。 

  「不了,我想要点些吃的东西」 

  看著她的脸,我也微笑以对,不明白我的意思,铃还是再问了一次: 
  「那麼请问您要点些什麼呢?」 

  「嗯…不好意思」 

  我把手张开并面向铃,然后拉住她的手并往我这裡靠过来,受到拉扯的关係铃不得不往我身上倾倒,当她失去重心时我趁机把手掌靠近她的脸,一开始铃有些疑惑以及争扎,但是很快的她的表现就如我所预料的一般失去了生气,现在的铃只是维持弯腰的姿势,双眼直直的看著我的手,看见这样的铃我微笑了一下,接著慢慢把手覆上她的额头。 

  「小铃…妳听好了…」 

  轻声的下了命令后,我让她回復原来的样子就离开了咖啡店,心裡想著即将来临的夜晚…

www.9520.in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