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架妈妈】   本地演示   点击:加载中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叫张小龙,今年16岁,妈妈34岁,妈妈那个年代结婚都比较早,妈妈16岁
就嫁给了爸爸,床事频繁,次年就有了我。爸爸出身于贫苦家庭,很有些商人头脑。可惜寿命短,在我5 岁那年就去世了,只给我们母子俩留下了一笔可观的遗产。因为家里有钱,所以经常有人上门来给妈妈做媒,但妈妈怕我受委屈,都给拒绝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渐渐的对女性有了欲望,也学会了手淫,幻想对像当然是身边的妈妈。妈妈保养的非常好,丰满而又不臃肿的肉体对我的视觉冲击很大。我常常幻想着扯下她的裤子,用坚硬的阴茎插进她的蜜处,那将会是多么的爽。

    因为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妈妈对我宠爱得不得了,从我记事时起,几乎是我想要的都可以得到。我有个小病,妈妈就心疼的不得了。妈妈经常对我说我是这世界上她唯一的亲人,这么多年她之所以能挺下来就是因为牵挂我,我听了也很感动,抱着她撒娇兼乱摸一通吃豆腐,妈妈在我身边也很放得开,夏天天热的时候就经常穿一件内裤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连乳罩都不戴。

    和很多女人一样,妈妈的胆子很小,每逢下雨打雷就吓的不得了,经常跑到我房间里抱着我一起睡。她的睡姿十分不雅,有时我午夜梦魇醒来,就会发现一条丰腴雪白的大腿骑到我身上,或者被一个浑圆柔软的大屁股挤到床的边缘,我不止一次向她抱怨过,她知道后也很内疚,不过却改不了。

    随着我青春期的到来,第二特征的出现,妈妈到我房间睡的次数也少了。有一次我趁她睡熟后摸她乳房,她早晨醒来后很生气,把我大骂一顿,那是她少有的向我发脾气。不过妈妈还是很疼我的,当天下午给我做了一顿最爱吃的红焖肉,只是没拉下脸和我说话。其实妈妈并不是特别在乎我摸她,很多时候一起坐着的时候我摸她乳房撒娇她也没什么反应,只不过在晚上睡觉时坚决不许。

    自从我对妈妈产生欲望后,我就寻找上她的机会,她不喝酒,睡觉也很浅,我如果趁她睡觉时碰她她会很生气。强上的话我又怕她打我,我真的很怕她。
    直到我遇到了小李和胖子。

    小李和胖子都是我同学,小李其实也很胖,不过比起胖子和我就矮了一截,他家里很有钱,老爹是一个工地的包工头,小李经常挎一个蓝色的小包,里面人民币从来没少过一千,对学生来说就算很多了。小李本性不错,可是粘惹了一点地痞气息,只有胖子与我和他合的来。小李没事的时候喜欢带着胖子和我去嫖妓,当然都是他花钱。胖子也姓李,小学三年级时从外地转回来的,之后就一直和我同学,我们关系比较铁。胖子家里不算富裕,中等家庭。他这人好打架、重面子,我曾经帮过他一回,从此就把我当知己看。

    有一回喝酒,我就把我的想法和他们说了。胖子说你小子真他们的贱,有那么多好看的妹子非要玩你妈,虽然说你妈也挺好看,但毕竟也有岁数了,肯定不如那些小姑娘爽。小李接话说这叫乱伦,你有点出息行么。我说你们他们的真不够意思,我自己的妈我愿意上,也没他妈的让你们上,就出个主意而已哪来这么多话。

    小李想了想说我这里有一些药,吃完了可以让人睡的,我回头给你带一包。你看行不。我说算了,我不喜欢用药,那玩意儿信不过,没准还有副作用。胖子突然接话说我倒有个办法,说完搓了搓手指,这是要烟的表示。

    我忙递过一支好烟,胖子嘿嘿笑了笑说,其实这事也简单,干脆我和小李把你妈绑了,然后眼睛一蒙,手脚一绑,你看行不。我说主意是不错,可是你们俩成么?胖子说张小龙你他妈的别瞧不起我,别说区区一个女的,就是绑架一头大象老子都不在话下。小李说你他妈的别吹了,这事是犯罪你知道吗。胖子说去你妈的,这事你他妈的还少干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是雇人绑过谁谁吗?他说的谁谁是我们班最丑的女孩之一。小李说去你妈的,我玩头母猪都不玩他。商量了一会,最后我同意了胖子的计划。

    隔天下午,胖子开着小李老爹新买的马自达,拉着小李到妈妈下班的必经之路进行准备,我事先在小李家候着。我怕他们出差错,心里七上八下的翻个不停,正打鼓时,听到门外车喇叭声,小李他们回来了。

    只见胖子在前,小李在后,抬着一个丰满的女人就进了院子。胖子还在嘀咕:这女人真他妈重,费事。小李说要重也没你重,凡是你上过的女人都是骨断筋折。胖子说放屁,老子干的女人多了,哪个不是被老子滋润的貌比天仙。他妈俩一路斗嘴的把妈妈抬到了屋里,我连忙迎上去说事情还算顺利吧。

    胖子告诉我他们选的那段路比较偏僻,附近也没什么人,等妈妈走到车后的时候,小李和胖子猛的打开车们,一边一个强行把妈妈拖上车,妈妈挣扎的比较激烈。迫不得已胖子用早准备好的手帕——那上面有小李带来的迷奸药——捂在妈妈口上,妈妈挣扎了一下,便不动了,任由小李和胖子把她拖上车。

    小李说那药量不多,不过她还是得一会儿能醒。我让小李给我找个房间,小李说就放地下室吧,我家地下室大,还隔音,保证你弄出多大动静都没事,而且适合捆绑。于是我们三个一齐把妈妈抬到了地下室。胖子把妈妈的双手牢牢绑紧,向上挂起,只有脚尖着地,又拿出绳子绑住一条腿,向旁边大大分开。小李把眼罩给妈妈带上,犹豫的问我是不是要真上?我说你他妈的少罗嗦,没事都给我滚。确保没什么破绽后小李拍了一下妈妈的大屁股,和胖子一前一后离开了地下室。胖子还嘟囔,走吧,他玩熟妇咱去玩处。小李:你请客。

    胖子始终对我的行为不理解,嘿嘿,这也难怪,外人又怎么会知道我对妈妈的肉体有多迷恋呢。我早就想上她,想的几乎疯狂。现在妈妈就像一只赤裸的羔羊,让我的肉棒兴奋的直抖,我迅速除去所有衣服,站在妈妈身前抱着她。
    妈妈还有一会才能醒来,我当然要先占些便宜。我走到她面前,把她的眼罩往下拉了拉,确保她什么也看不见之后,轻轻的在她的性感的肉唇上点了一下,然后以她被吊起来的双手为轴,把她掉了个个,上前用小腹顶住妈妈的大屁股,肉棒夹在妈妈屁股缝里摩擦,妈妈的屁股又丰满又柔软,比起那些青涩的少女强的多了,一股消魂的感觉立刻从下面传来,让我的小腹火热。我用双手隔着衣服揉着妈妈的两个大乳房,感觉虽然有点下垂,但是又软又大,我一只手握一个,都有点握不过来。为了让她快点醒过来,我手上稍微用了点力道,又抓又捏,连揉带扯,下身猛烈的来回蹭她的臀部,她的双手不能动,屁股被我蹭的一动一动。
    过了一会,妈妈终于醒了过来,感觉到自己双手被绑,一个陌生的男人双手抓着自己的乳房,热热的大肉棒顶着自己的屁股,妈妈大吃一惊,高喊:你是谁,快放我下来。

    我当然不会放她下来,一听她醒了,手上的力道就缓了下来,上移到她的衣服边缘,解来妈妈衣服的纽扣,用力向后一扯,妈妈光滑的上身就只剩了一个乳罩。妈妈大为惊恐,大声喊了起来,可是这里是隔音很好的地下室,外面根本不会有人听到。妈妈见喊没有作用,又开始大骂,屁股扭来扭去,试图脱离我的肉棒,我懒的理她,随手把她乳罩也褪了下来。

    现在妈妈的上身赤裸,柔软滑腻的后背被我拉在怀里,下身的裤子被我扒了一半,露出臀沟,我用肉棒紧紧的贴着她,妈妈的屁股前后乱动,摩擦的我阵阵消魂。我一只手按住她的阴部,防止她两腿后踢到我,另一手揉捏她的两只乳房,一会摸摸这个,一会捏捏那个,爽的不亦乐乎。

    妈妈终于知道这样微弱的反抗是没有用的,再加上两只手吊在上面磨的很疼,
动作就慢了下来,低声恳求我,说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求求你别这样。我没答话,主要是怕妈妈凭声音认出我来,只是加大了手上的动作,刺激着妈妈的身体,一会儿妈妈的呼吸浓重了起来,只是口上还不断的说着讨饶的话。

    抓了一会乳房,我改变了目标,一只手解开了她的裤带,身体略略后退,双手抓住裤子两头用力向下一扯,妈妈的大屁股立刻解放出来,肉光发亮的屁股反射着地下室强烈的灯光,照的我眼睛有点晕绚。妈妈身体得到活动,立刻用那条唯一能活动的玉腿乱踢。我当然不会被她踢中,用一只手抓住她那条大腿,另一只手放在她肉感的大屁股上,来回抚摩。

    妈妈的臀部比肩还宽,呈现出一个浑圆的轮廓。我轻轻抚摩她白净的大屁股,
字觉得手感好极,猛地用足力气拍了一下,“啪”的一声屁股上的软肉震了几下,果然有弹性,屁股上的剧痛和耻辱感让妈妈“啊”的叫出声来。我暗暗叫爽,索性用左手抱起她大腿,使她大屁股后撅,抬起右手“啪啪”打了好几十下。每打一下妈妈就大哭一声。

    妈妈的哭声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哀求:“求求你放了我吧,大不了……大不了我让你……让你……还不行吗?”说到“让你”时时妈妈的脸红了一下,我看得心旌荡漾,既然美人点头,我当然不会心软,把她的内裤拉下,妈妈配合的抬腿,我没有把内裤全部拉下,而是挂在了她左脚踝上,这样看起来更淫荡,然后用手向她的下体摸去。

    妈妈颤抖着动了一下,想躲却又没敢躲,我只感觉手里似乎摸到了许多毛,用手捻捻,滑滑的,再往下有一个很柔软的地方,我在那里按了下,感觉又湿又热,妈妈身体震了一下,耻辱感让她试图夹紧两条大腿,可是很快她都知道这是徒劳的,因为我用一只手拉着她的大腿,根本合不拢。我这样摸了一会,那里就有点湿了,好象从里面流出了黏糊糊的东西。

    妈妈的身体越来越瘫软,最后竟然靠在了我怀里。肉肉的大屁股挨着我坚硬的大肉棒,让我的那里越来越大,冲动越来越大。我放下了她的玉腿,她有点紧张的用双腿夹住我的肉棒,我就在她双腿里摩擦。妈妈可能也是有点快感,嘴里哼哼唧唧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感觉差不多了,就分开她两条大腿,用我的肉棒对着她那里猛的插了过去,
一下插进去一大半,考虑到身份,老子是绑匪当然不能太温柔。妈妈阴道突然插入异物,里面的嫩肉被撑开,很大声的叫了出来。肉棒插进里面,感觉很软很软,稍一用力就能刺的很深,我用手扳开她那两片丰满的大屁股,一寸一寸的把我肉棒往她的阴道里挤,最后整跟肉棒都深深插入了妈妈的身体。妈妈连连大叫,身体抖个不停,里面突然出来很多水,把我们下体的交合处浇的粘粘呼呼,没想到她竟然泻身了。

    我一手抱住一个乳房,开始在她身体里前后挺动,由于里面有很多水,当我摩擦的时候她的阴道里会有“唧唧”的水声,听起来十分淫荡。赤裸裸的我抱着赤身裸体的妈妈,下身用力的操干着她的下体,阴茎深深的插进她的阴道,妈妈刚泻了身,身体没有力气,任由我撞的前后摇动,嘴里哼哼的呻吟。

    我抽动了大约几十下,有一次刺的深了一点,妈妈突然大声呻吟了一下,我感觉她阴道里面突然收缩了一下,夹的我好爽,我又重重刺了几下,每一次都让妈妈大叫,可能是妈妈真的有点疼,她拼命的想向前移动,却被我抱住臀部动弹不得,只能哀叫不已。我每撞她屁股一次,她两只乳房就跟着乱颤。这样插了一会,我感觉下面亢奋坚硬到了极点,双手紧紧捏着她的乳房乱揉,在她的身体里射了出来。肉棒不停息的“突突”射了好多,可能已经射满了她的阴道吧。
    我没有把阴茎抽离她的下体,喘息了一会,往上提了提她的屁股,看见我们的交合处有白色的液体流了出来,感觉又有点兴奋,插在她身体里的肉棒又慢慢硬了起来,正想来第二回合的时候,妈妈突然叫“小龙”。

    我身体僵硬了一下,妈妈戴着眼罩,我又在她的后面做,她怎么会知道是我。
正当我犹豫的时候,妈妈又说:“我早知道是你了,你们班那胖子我早就认识。”
    我操,原来是死胖子坏了事。不过这时候骑虎难下,我心想就算你知道了,我也要干完这一炮再说,放你下来没门。插在她身体里的肉棒又挺了几下,妈妈突然红着脸小声说:小龙,放我下来,妈妈让你玩。这样吊着我实在难受。
    我犹豫了一下,心想我放你下来你不打我才怪。妈妈看我迟迟没有动作,突然大喝:小龙,你要是不放我下来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猛然一哆嗦,慢慢的从她体内退出肉棒,如同塞子从瓶口拔出,发出“波”的一声,从她阴道里喷出来的液体洒了一地。

    我慢慢着把绳子解开,正在考虑要怎么跟她解释,妈妈双手获得自由后一把扯下眼罩,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后,左右开弓,啪啪给了我两大耳光,打的我头晕目眩、眼冒金星。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我想我做了这种畜生的事,以后妈妈肯定不会要我了,越想越伤心,眼泪再也止不住。

    妈妈看见我这样,先是吓了一跳,看我哭的伤心,妈妈也受了感染,抱着我大声痛苦,一边哭一边用小拳头打我大腿,虽然不重,我也装摸做样的呲牙咧嘴。
    接下来妈妈说的话让我大吃一惊,妈妈说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妈又不是什么黄花闺女,你想要的话妈给你也没关系,可是你不应该这么……这么,妈说到这里脸一红没说下去。我看到事情有转机,连忙扑进妈妈怀里撒娇说妈妈太漂亮了,我又忍不住,于是才……。妈妈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安的什么心吗,每天晚上你都占老娘便宜,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反驳说妈妈在我面前穿一条内裤根本就是勾引我。妈说佛家讲究魔由心生,那是你自己想的太多,我说我又不是和尚,怎么忍的住。妈妈“扑哧”一声笑出声来,我也跟着傻笑。

    妈妈笑了一会,感觉委屈,又哭了起来,我也搂着她道歉,心里有点自责。妈说既然你想要怎么不和我说。我说,你那么厉害,万一你打我一顿怎么办。我边说话边搂着妈妈,一手摸着她的乳房,妈妈有点不好意思,象征性的挣扎两下就不动了。

    我知道这是妈妈默许,心里高兴的无法形容,就用手去摸她的下体,那里因为刚刚交合过,入手粘答答的,妈妈感觉不好意思,用一只手来阻止我,被我抓住。

    我伸出一只手指慢慢插入她的阴道,妈妈咬着牙不说话,突然一把推开我,妩媚的对我笑了一下,主动抓起我的阴茎给我口交了,这让我吓了一大跳,我问妈是从哪里学来的,妈妈白了我一眼没说话。妈妈小巧的口、柔软的舌头滑过龟头,爽的我浑身一哆嗦。我翻身把妈妈压在地下,妈妈一把推开我,说:要死拉,抓了几件衣服垫在后面,这才躺了下去。

    我连忙挺起大肉棒压了上去。妈妈的阴道刚刚交合过,里面被我的精液和她分泌的爱液弄得湿漉漉的,我没费什么劲就一插到底,可能是感觉到有点疼,妈妈举起小粉拳使劲的在我胸膛上锤了几下,我装模做样的咬牙切齿,妈妈被我逗的大笑。

    这一次,我们试了好几个姿势,最后采用的是后交式。妈妈跪在地上,两条大腿大大分开,屁股向后撅起,我骑在她身上,肉棒在她体内进进出出,睾丸啪啪的撞击她丰满的大屁股,妈妈闭着眼睛好像很享受,我不敢太大力,一手抓住她一个奶子摸,下面顶着她的小腹慢慢挺动。妈妈的呻吟声逐渐的大了起来,大约插了几十下,我又在她身体里射了出来。

    当我和妈妈整理好出来时,胖子和小李一人叫了一个妞正在客厅里爽着。小李看见我们大吃一惊,穿上裤衩转身就想跑,被我妈叫住,胖子比小李乖的多,我妈小时候对他不错,穿上衣服扑通跪在我妈面前,被我妈好一通暴打,两个小妞钱也没敢要,当场就吓跑了。

    事后,小李和胖子对我好通埋怨,胖子说,我就不信了,我待头套你妈是怎么认出我的。我大吃一惊,这才知道妈妈是诈我,回头想想,肯定是在她阴道里射精时无意识发出的声音让妈妈怀疑了,惨痛的教训啊!嘴里当然咬定是胖子先暴露的,最后我给他俩一人买了一条中华,两人眉开眼笑,商量好以后再不提这事。

    从那以后,妈妈在这种事上就完全顺着我了,当然和她亲生儿子做爱,她本身也并不排斥,甚至经常半夜抱着枕头到我房间来找干,我当然也不客气,把她按在床上就是一通猛插,妈妈经常说我太粗暴,一点也不顾及她的感受,却不知道她粗暴时要比我疯得多。

    和妈妈的关系一直保持到很多年后我娶妻生子,我们之间很自然的就分开了。
偶尔回家的时候,我也喜欢抱着妈妈入睡,当然发生关系也很普遍,妈妈总说这样子不好,但却扭不过我,于是也就顺水推舟。妻子十分贤惠,对我在外面做什么从来不管,当然就更不怀疑我和妈妈之间会有什么关系。

    小李一家移民去了新加坡,再也没有消息。胖子狗运亨通,当了本市某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手下狗崽子一大堆。我开了一家公司,是本市主要支柱企业,当然我也算是本市一大名人,我们经常一起去嫖妓,干过各种各样的女人无数,不过都没有和妈妈做爽,当然胖子并不知道我和妈妈的事,因为他见我妈就跑,除了逢年过节开车让老婆来送点礼物外,从不靠近我家一百米。这个秘密也就一直保留下来。

[ 本帖最后由 佐羅 于  编辑 ]
www.9520.in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