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袭雾积温泉】 - 全国最大成人色情网   本地演示   点击:加载中


节选自长篇小说《孤星远花》

  辛茜雅,白琳和奇幻团长杨萍带着她们的部队来到了雾积营地。黄文怡高兴地出来迎接她们。16岁的少女队参谋长黄文怡,留着两条短辫,鹅蛋脸,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苗条的身材,修长的洁白的双腿,她没有穿少女队的西装短裤,而是穿牛仔短裤,因为她老是觉得自己不够成熟,牛仔短裤既使她的双腿显得更加修长,也让人觉得她有性感的成熟。黄文怡是安然的好朋友,她的脑子很灵,在学校的时候得过很多次全国数学竞赛的大奖,是安然的军师。上一次,安然不听她的劝阻,亲自带兵攻打雾积谷,结果全军覆灭,安然也在刑场上饱受污辱才死去。辛茜雅和白琳她们来到,参谋部的徐燕忙着安排她们住宿,而文怡就带着她们进去作战室。

  杨萍是一个很有作战经验的少女了,虽然才20岁,但已经比少女队的很多女孩子都成熟。她说:「我们派一个纵队帮助你们攻打雾积谷,韵文城里面的王兵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救援雾积谷,一是攻击雾积营地。我们再让白琳的小组阻击韵文出城的路,就更坚定他们的信心了。然后,我们会合吉永小百合的日本少女兵团用四个纵队的兵力猛攻乐城,这样就可以把乐城山下的一个钉子拔掉了。」
  文怡想了一下:「假如韵文的王兵全部扑过来攻雾积营地,围魏救赵怎么办?」
  杨萍说:「他们不敢,假如他们碰到我们白琳小组的埋伏,就知道我们要打援,肯定不敢往这边来。」

  文怡看了一看辛茜雅和白琳:「你们认为呢?」

  白琳说:「没有问题!」

  辛茜雅是个高大苗条的大美女,她是模特儿高中的学生,没有什么战略头脑,但却非常会打仗,她的部下都非常崇拜她。她说:「我的小组应该当预备队,假如王兵偷袭雾积温泉的话,我们可以去支援。」

  杨萍大笑着说:「王兵去雾积温泉作什么?雾积营地和乐城山的两面夹攻,他们会死得很难看!那里没有什么战略地位!」

  韵文。张华说:「根据情报,女兵来了援军。她们一定会打我们两个城的主意。我们不知道她们会怎么行动,但我们不可以让她们牵着鼻子走嘛。大家说怎么办?」

  陈励说:「趁她们立足未稳,突袭雾积温泉怎么样?假如我们占领了雾积温泉,乐城山上面的女兵一定会来抢夺,而雾积营地也会派兵来两面夹攻。这时候,主动权就在我们了。我们一方面可以堵着雾积营地的援军,令她们无法接近,另一方面派出乐城的部队攻占乐城山。不过,韵文的部队必须不动,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守着城池」

  张华说:「好!现在,我命令陈励,协同叶云龙,付成仁,用两个加强营,突袭雾积温泉!」

  雾积温泉。这里是少女队的王诗玲和李玉琪带着一个连的女兵在守卫,因为不是重要的据点,女兵的设防比较松。陈励到了以后,派叶云龙带领两个连封锁了北面通雾积营地的要路,然后就亲自带领一个突击营,向雾积温泉悄悄靠近。
  中午,女兵的巡逻组出来了。走在前面的是林锦媚,是个千娇百媚的17岁姑娘,双辫,有着轻盈的腰枝。后面是叶丽霞,17岁,是个胖胖的有着苹果脸的姑娘。梁美华,匀称,健壮,有双黑实的长腿。她才16岁。女兵们都是一式水蓝领带白色海军装,粉红色的裙裤。

  陈励要部下不要开枪,自己在三个少女中选,「嗯,先打谁好呢?一个美丽苗条,一个丰满可爱,一个健壮迷人……」正在犹豫,谁知林锦媚是个十分细心的姑娘,她突然发现前方草丛中一动。她马上轻叫,「有情况!」一拉两个女伴,飞身就滚到路边的石头后面了。

  丽霞说:「不要惊动他们!」

  美华说:「我怎么没有看见敌人呀?来了多少人?」

  锦媚留心观察一下,就说,「我看见那里像是一个机枪阵地,看来来了大概一个连是起码的。我们这里地势好,起码可以拖住他们一阵,援军马上就会到了。」
  丽霞说:「哗,死加谢枪呀,被他们打中就惨啦,要穿好多个洞呀……」
  美华就羞她,「嘻嘻,你怕死呀?投降吧。」

  锦媚说:「好,先炸了那挺机枪!」

  美华点一点头,一下就扔出了两个手雷。惊天动地两声巨响,王兵一片惨叫。付成仁大怒,「开火!」各种火器就向石头那边射击。打了一阵,没有动静,几个王兵就跳起来向石头那边冲过去。三个少女一起开枪,几个王兵纷纷中弹,惨叫着倒在地上挣扎。

  美华对两个女伴说:「哎呀,不对呀,他们不是女兵呀,我们怎么打他们下面呀?」林锦媚才醒悟过来,难怪他们都捂着裆部在地上翻滚着怪声乱叫呢。她羞红着脸说,「嘻嘻,忘记了,好,瞄准打胸部!」

  几个王兵又在火力掩护下冲过来,但三个女兵很快就把他们打了回去,倒下了三四个王兵。

  陈励说:「岂有此理,几个小妞就拖住我们啦?跟我迂回!」他带几个得力的枪手跳进弹坑里面向石头的侧面迂回。

  锦媚一扭头,发现两个王兵已经冲了过来,她急叫:「侧面!」一转身就是一梭子,两个王兵应声倒下。可是,她一急之下忘记了自己全身暴露在侧面,陈励是最会钻空子的,他早已经瞄准了这个妩媚的少女那粉红色的裙裤的下方。两个诱敌的王兵被射穿喉头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开枪打死他们的那个美艳如花的少女,可是已经没有机会还击了。林锦媚高兴地叫:「看你们还敢冲来!」

  突然,几声沉闷的枪声,她一惊,迟了!少女只觉得双腿之间像被什么重重地一撞,一股热流喷射而出,一阵又酸又痒的奇异感觉!「哎哟妈哟!」她花容失色,绝望地惨叫了一声,那纤细的腰枝一酸一晃,双手一下就捂住了阴部,手指间马上就渗出了汨汨的血尿,一种特别的快美神秘地传遍了全身,她羞红了脸,挣扎着呻吟:「哎呀好肉酸呀!」

  陈励没有放过她,在少女左胸柔和地隆起的地方开了一朵红花,带给这个娇美的少女又一下致命的,只有女性才体会得到的羞痛。「哎呀!」再次中弹的锦媚一声惨叫,重要抽搐着扭曲了苗条的腰枝,很不情愿地,软绵绵地倒了下来。
  丽霞和美华光顾着阻止王兵的冲锋,等到发现锦媚中弹已经迟了,她们虽然转过身来手中的枪猛烈地发射,但没有被打中的王兵的子弹也同时扑向这两个姑娘。丽霞由于迟钝了一些,没有完全转过身,子弹便全部集中在她那丰满高耸的胸脯上了;而美华灵活,一下就转过身,她的命运更惨。子弹几下就钻穿了她的胸罩,同时也钻透了她的裙裤和内裤。两个姑娘几乎是同时全身剧烈地颤抖着接受了结束她们女性生命的子弹。

  「啊呀呀!」丽霞绝望地尖叫一声,就吐血了,双乳一阵难受的扭痛,全身一软,就瘫倒了,双眼张开,但已经断气了。美华双手一张,惨叫了一声「啊……哟!」那种所有中弹的少女体会倒的羞觉她马上就体会到了,几股血柱从她柔软的乳房喷出,血尿顺着她的双腿流下来,一阵剧烈的快美抽搐,使她痉挛着慢慢栽倒,健壮的双腿蹬踢了几下,臀部拱动了几下,终于全身一紧,不动了。
  陈励走到石头的后面,硝烟已经散去了。三个少女倦曲着倒在一起,鲜血汇成一股小泉,正汩汩地流着。王兵们开始剥去女兵们的衣服和武装。陈励凝视着锦媚的尸体,少女的脸容仍然是无限娇羞,洁白的胸脯高高隆起,左乳一个红色的弹洞,把乳腺海绵组织都翻了出来,气泡还在冒,血仍然在流!肩带式的乳罩好平常,渗透了鲜血。阴部血肉模糊,大约三枪都打中前庭。姑娘的外生殖部全部都被破坏了。陈励注意到她的丝绸三角裤烧了好大一个黑洞,连里面的阴毛都清楚看得见。丽霞漂亮的脸蛋扭曲了,饱满的乳房中了七、八枪,乳罩穿了好几个洞,只有内裤是完好的,但姑娘临死的时候挣扎出的尿仍然把内裤污染了。美华也是双乳中弹,乳头都打掉了。青春少女用的吊带胸罩也烧烂了。

  王兵在陈励的指挥下向孤立在温泉外面的一栋矮矮的小平房冲去。付成仁对王兵们说:「不要惊动她们的哨兵,用无声枪!」

  原来那里是温泉的铁门旁边的票房,现在铁门没有了,温泉也再不对外开放,所以售票的平房也成了一个哨卡。值班的是三个17岁的少女。黄玉敏是她们的组长,一个留着男孩子一样的短发,俏丽精干的女兵。她的两个部下,一个是长头发,瘦瘦的吴晶,另外一个是梳了娃娃头,胖胖的顾玲玲。吴晶跟顾玲玲因为不是当班,正在玩拼图漫画,吵吵闹闹的,两个女孩都没有穿军装,只是穿着胸罩和内裤在房间里面玩。

  黄玉敏突然发现前面的路旁边的灌木出现了异常的抖动,像有人在那里潜行。她马上叫:「谁?口令?」她刚一拉枪栓,「噗噗!」胸部鼓鼓的地方就溅出了两朵血花。

  玉敏只觉得胸部羞涩地一热,然后是一阵特别羞的感觉直奔身体最敏感、最女性的部位。「哎呀!」她尖叫了一声,想举枪射击,可是她的双手竟然不听她的指挥了,一软,枪掉在地上。她用尽力气叫了一声:「敌人呀!」

  一阵低沉的枪声,玉敏饱满的胸脯又出现了几个血洞。她吐着血,全身发软,慢慢地栽倒了。

  吴晶跟玲玲听见了玉敏的喊声,吃了一惊,马上拿起枪,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往外跑。刚跑到走廊上,迎面就是一阵精心瞄准的弹雨。

  「哎哟!为什么打人家这里的?」吴晶首先中弹!她的白色的高腰少女三角裤裆部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片红色,伴着爱液和尿液飞溅,顺着她优美修长的双腿流下来。她羞红了脸,舒服地双手捂着裆部,踉跄了几步,然后身体一歪,就往下倒。

  「哎哟妈呀!」玲玲先是丰满颤巍巍的双乳被子弹钻了几个洞,她双手一扬就把枪抛掉了,然后粉红色的少女三角内裤又出现了几个黑红的洞,让她马上就体会到少女又胀又羞的特别的感觉。两个女兵毕竟只是17岁的妙龄少女,当然无法与子弹抗衡,她们身体发软,慢慢就栽倒在地上了。

  「前面就是温泉了,现在她们好像没有什么防备。让我带一个排进去,其他人在外面等着接应,我们就来个奇袭温泉!」付成仁对陈励说。

  「好!我给你一个加强排!」陈励高兴地对他说。

  付成仁选了三十几个精明的王兵,然后就一马当先,直扑温泉。

  付成仁对部下说:「一班长,你带领你的班控制女兵的营房,占领水塔制高点!二班长,你的班控制温泉的游泳池!三班,跟我进更衣室!」

  三班长说:「长官,更衣室?那些女孩在换衣服呀!」

  付成仁说:「全部杀,管她们在干什么!」

  突然冲进女更衣室的王兵把里面的几个少女都吓呆了,子弹毫不留情地扑向这些姑娘娇嫩的肉体!

  短发的张雯妮手里面拿了条浴巾正想往身上披,「噗噗!」两条火龙已经吻入了她的阴部!「哎哟妈哟!」她又羞又痒,一阵少女莫明的快美狂泻,阴部马上鲜血溅红一片,顺着她洁白的长腿流下来。她还没有来得及捂伤口,在湿淋淋的女游泳衣下显出范围的刚开始发育的乳部「啾啾!」两声,开了两朵小红花。雯妮那耸起的尖尖的乳部被射透了。「啊!嗯!」少女的樱唇一张,吐了一口血,挣扎着退到了墙边,靠着门,痛苦地挣扎着。顺着墙慢慢地滑倒了。

  14岁的古翠娟是个发育得很好的苗条匀称的少女,窄窄的泳装紧裹着她青春的身体,披肩的长发松松地搭在肩上。她一手拿着毛巾,另一只手还提着她的胸罩和三角裤准备换,两颗热辣辣的小子弹就钻透了她紧绷的右乳,一枪正中乳头,另一枪稍微下一点,打在乳晕的边上,马上喷出了两股血柱。而少女刚耸起不久的左乳贴在湿淋淋的泳衣底下,显出了乳头的位置,于是也很快「噗」的一下,连带着乳晕一起被一颗子弹撕开,这个漂亮的少女尖叫了一声:「哎呀!连心口都打!」刚交叉双手捂着胸脯的伤口,又觉得全身一震,下身一热,踉跄几步站立不稳,一股血从双层裆部的女泳衣下方喷出,又羞又快美的特别滋味令她又是一声娇呼:「哎呀呀!没羞……」她到底才14岁,全身由于快美而抽搐得僵硬了,慢慢地弯曲了双腿,就滚倒在地上,从阴部流出的血尿形成了一个血泊。
  15岁的长发少女杨婷梅是最惨的一个,当她发现枪已经瞄准自己后,只来得及惊叫一声捂着脸,再也来不及遮挡自己的身体。射手看到她美丽的裸体,子弹也射偏了,没有命中两边的乳头。子弹从左乳晕和右乳钻了进去。另外一颗子弹撕开了姑娘那阴毛开始遮盖的阴部,射透了阴蒂,斜向下打入了尿道和阴道后方。「哎唷呀!妈呀!羞死人啦!人家还没有穿衣服就……」那又羞又痛夹着少女极特别的性感觉,引起了怀春痉挛,在阵阵快美爆发时,她吐着血,很不情愿地仰天倒下了。

  另外两个少女都是很文静地接受死亡的。16岁的程艳仪是个很美丽的姑娘,她开始用裙子试图遮挡阴部和胸部,但由于她那丰满的胸部在湿淋淋的泳衣下面太明显了,「噗噗!」子弹钻进了姑娘隆起胀满结实的乳部,从乳头打了进去,鲜血飞溅,一阵只有少女才体会到的羞涩和巨痛使她惨叫一声:「哎哟!死喽!」双手已经捂住胸部,口吐鲜血,挣扎着踉跄了几步,裙子也掉在了地下。于是,那阴部隆起的下方皱折处就接受了两枪,撕开了阴唇击穿了她的女性尿道外口,血尿迸流,她的同学都体会到的阴部中弹的特别快美的滋味,她马上就尝到了。「哎哟!打人家小便!好肉酸啊!」她羞得一下就捂住,全身颤抖,抽搐着挣扎了几步,就慢慢栽倒了,洁白的长腿伸得笔直,在一阵迷狂的快美高潮中「咕……啊!」一声断了气。

  17岁的李梨姗因为经期快到了,抓紧时间游一次泳,结果,射透她阴部的子弹便使她爆了浆,把月经全打出来了,鲜血顺着她粗壮洁白的美腿流了下来。她那成熟丰满的少女躯体和湿淋淋的泳衣出卖了她,柔软饱满的乳房被当中从乳头射穿。「哎……唷哟!打人女仔这里呀!」那对于妙龄少女极羞臊的阴部乳部中弹的特别感觉,使她皱着眉,咬着牙,踉跄着颤抖着抽搐,快美和窒息的热流在身体流动,阴道阵阵抽搐发凉,一股少女特有的情臻使她性情稍有改变……终于爆发了高潮!她喘息着,那一下下快美的抽搐重击着她少女的心房,终于,洁白结实的美腿软下来了,腰枝无力地栽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就停止了。

  二班长在三班血洗更衣室的同时冲向了游泳池。这天,温泉游泳池里面有八个女孩子在游泳,她们是刚刚巡逻回来的小组,由一排一班的班长带着。

  班长段东红是个高大健美的梳短辫的17岁圆圆脸的少女,她第一个发现门口出现了王兵。但是,她不像其他姑娘那样惊惶,可是,武器却都在更衣室——游泳池的另外一边。她赶快就叫:「快跑到更衣室!」她知道王兵是不会向她们的背后开枪的。

  可是,二班长亲自带领的小组已经埋伏在更衣室旁边了,当少女们爬上岸,纷纷向更衣室跑来的时候,枪声也同时响起:「噗!噗噗!噗!噗噗噗!……」
  一串串小子弹正面射向穿着湿淋淋泳衣的女兵们!

  罗小素跑在最前面,她是个苗条修长的15岁少女,马尾辫、瓜子脸。两颗子弹准确地钉进了她鼓鼓的乳房的乳头部位,冒出了两朵血花。「哎呀呀!」她双手一张,停住了脚。可是,还没有让她有时间挣扎,一串红光就射进了她的泳衣的裆部,立即溅出一片鲜红,「哎呀死迹 剐∷赜中哂盅饔滞矗飞红了脸,踉跄了几步,就软绵绵地栽倒,再仰面朝天地蹬踢了几下,就不动了。

  段东红就跟在小素的后面,她收脚不住,一串红光正正45度从她的双腿之间射了进去,撕开了她的女泳衣,撕裂了这个大姑娘的阴唇,从尿道外口穿透了进去身体里面,血尿齐喷,她立即体会了妙龄少女阴部中弹那特别的快美滋味,又胀又羞,苹果脸胀得通红。她含嗔带羞地娇吟了一声:「哎哟妈耶!好肉酸呀!」粗壮的双腿踉跄着,她挺起身体,于是,那颤巍巍的乳部吸引了枪手的视线,「噗噗噗噗!」四颗子弹狠狠地钉进了姑娘耸起的乳峰,冒出四股血柱,姑娘的眼一黑,胸部胀胀的地方一阵火辣辣的,呼吸立刻被抓住了,「哎哟!」她惨叫一声,轻扭纤腰,抽搐着,在快美和疼痛中挣扎着很不甘心地扑倒在地上,依然不停地蹬踢直到停住呼吸。

  16岁的短发少女那淑颖比段东红跑得快,本来已经接近安全的地方的了,听见班长中弹的惨叫,她犹豫了一下,结果,一颗子弹从她湿淋淋的泳衣显眼的乳头的部份打了进去,她全身一震:「哎呀妈唷!」巨大的不舒服直刺下阴,不过,很快她就体会到了阴部中弹的滋味了,一阵热流好像从阴部直喷而出,顺着她长长的美腿流下来。「啊!不害羞!下流!」她尖叫着,女性特别的快美令她娇喘吁吁,左手揽住柱子,把身体贴上前,拱动挣扎着,最后慢慢地顺着柱子歪倒下地了。

  一声惨呼,子弹在15岁娇小的叶小薇两边的乳房爆出了两朵红花,溅到了柱子上,姑娘的鲜血顺着柱子流了下来,子弹再一次呼啸,射穿了她的阴部,血尿齐流。小薇只呻吟了一声:「哎哈哟!」就快美得双手抱住柱子,双腿踮起,扭动着身体,痉挛着,慢慢滑到地下,挣扎几下,也不动了。

  夏朝晖,长发披肩的16岁姑娘,乳部鼓得沉甸甸的,三颗子弹一下就打中了她的双乳。两颗子弹穿透左右乳头,另外一颗打中左乳房下缘的地方,令少女的骄傲化为云烟。然后,是一串破坏她的女外生殖部的子弹,彻底绝灭了少女的希望,她绝望地惨叫:「哎呀唔知衰!打人女仔这里!」她栽倒了,可是仍然想硬撑着抬起身体,可是她毕竟是个16岁的妙龄少女,一阵快美抽搐,她不得不放弃了抵抗,呼出少女生活的最后一口气。

  她身边的胡岚,一串子弹撕裂了少女的阴唇,血尿溅满了泳衣,她大叫:「哎呀!打人小便都有的!」她才15岁,刚开始发育的少女完全无法理解这样奇怪的羞辱,她马上体会了怀春抽搐,很快就休克了,她的双腿慢慢地弯曲,软绵绵地栽倒,扭动身体挣扎几下,全身一硬,就不动了。

  17岁的黄兰是个梳双辫的少女,穿一件保守的高领圆领口女泳衣。她跑得慢,但子弹同样射穿了她下阴鼓鼓的地方下一点,一阵快美的电流直刺心窝,无比的羞涩畅快,她羞得娇吟着:「哎唷妈耶,好肉酸呀!连小便……都打!」殷红的鲜血跟热尿立即四射,顺着她修长洁白的美腿流下来,她向后弯曲了身体,张大了口,那突如其来的性快美使少女的躯体僵直了,鼓鼓地耸起的结实的乳房更显得兀突了,「噗噗!」一枪从湿淋淋的泳衣下面突出的右乳头钻了进去,冒出一股血柱。「噗!」又是一枪,偏了一点,射中了她的右乳房,「噗噗!」这枪正正射穿姑娘左乳的乳晕,大股殷红的鲜血立即泻了出来,染红了左边少女鼓鼓地隆起的胸脯。黄兰全身一震,倒退几步,才「嗯!」地一声,阴部中弹的快美馀波还在荡漾,她挣扎着,还没有感到很大的痛苦,少女的第一次情臻被撩起,很快就得到了补偿,快要达到的高潮,被打中乳房的子弹无情夺取,她眼一黑,全身一软,栽倒在地,倦曲成一团,抽搐几下就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16岁的袁英,一头披肩发,苗条纤弱的身体,一双长腿十分迷人,瓜子脸更充满青春的红晕。子弹从她的双腿之间射了进去,正正从阴蒂穿透,只冒出一股小小的血柱,从阴部慢慢泄出,那迷醉死人的只有少女才体会到的快美一下就充满了她全身,她闭上双眼,含羞呻吟了一声:「啊哟!死迹∵碇羞!」就享受了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少女第一次快美高潮,她全身僵直,踉跄着,定在原地无法动弹,直到另外一枪穿透了她软软的右乳,一阵奇怪的快美反射,「哎唷!」她叫了一声,姑娘知道不行了,无限羞臊,惋惜地弯曲双腿,痉挛着慢慢扑到在地,窒息着拼命蹬踢,直到「咕……啊!」一声咽气,才香魂飘渺。

  解决了更衣室里面的少女们,三班在检查被打死的少女的尸体,而陈励和付成仁带着一班直扑水塔前面的小营房,这里是女兵的指挥中心。在小营房前面的空地,女兵们在打排球,她们根本没有想到王兵会突然来袭,还在玩得兴高彩烈。王兵们迅速进入射击位置,完成包围。在付成仁身边的两个特级阻击手,一个是温宁,一个是柯增健。温宁说:「少女背心装,田径短裤,哇,最合我心意啦!」柯增健说:「你没有看见那边看球的几个女孩吗?都是吊带背心和排球短裤,我最喜欢的呢!」付成仁说:「好,瞄准,等陈励下命令手势,我们就开枪!」
  在旁边看球的几个女孩,一个是17岁的甘露,一个是18岁的陈珍,另外两个都是16岁,她们是长发的王玲和马尾辫的徐霞。在她们后面,是两个高佻身材的17岁少女,她们是谢志琴和黄阳怡。她们全都是穿着不同款式的细吊带背心和吊带同色的胸罩,只有甘露是穿无带胸罩。

  柯增健看见这几个少女都不是特别漂亮,不过甘露笑起来比较甜,而且她穿了一件少女们不是经常会穿的无带式胸罩,于是就把枪口先瞄准她。在场上打球的是赵云虹,张渐玲,汤灵,尹茵茵,张骊静,赵书茵,冯爽,吴小玮,施惠红,童小瑛,杜鸣和夏爱民。温宁看见在这群姑娘里面最漂亮的是尹茵茵,便把枪先瞄准她。

  陈励看见大家都准备好了,就一挥手,「打!」

  「哒哒!哒哒!啪啪!噗噗!」

  甘露突然感到自己绷紧的胸罩一震一热,然后是一阵扭搅的疼痛和不知名的快乐直冲下身。「哎哟!!」她尖叫一声,捂住了左胸,吊带小背心已经被射穿了两个洞,血正滚滚而出。

  在她旁边的陈珍吓了一跳,「甘露,你怎么啦?」话音未落,细吊带背心下,自己丰满的乳房两边都中了两枪,鲜血从姑娘胸部最丰满的地方喷出来!陈珍「哎呀!」一声就张开了双手,踉跄几步软倒在地上。

  同时,王玲和徐霞的细吊带背心突然一阵震荡,两个少女惨叫着「哎呀!」「哎哟!为什么唷!」,子弹已经射穿了她们的吊带背心,打进了她们的胸罩,射穿了她们的小乳房,带给刚发育的乳房组织和少女的肺部无法修复的破坏。
  志琴和阳怡看见前面的少女东歪西倒地倒下,她们呆了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就给王兵珍贵的几秒瞄准她们的排球短裤裆部,扣响了扳机。
  「哎哟!打人家下面的!」

  「哎唷妈呀!羞死我啦……」两个妙龄少女惨叫着,双手同时捂住了阴部,血尿汨汨地从她们的指缝中间流出来。她们咬着牙,呻吟着,痉挛着,蹬踢着倒下,然后是翻滚着挣扎,直到断气。

  尹茵茵正准备迎接一个球,突然裆部一热,好像是把尿全流了出来。她羞死了,「哎唷!」双手不听话地死死捂住了阴部的位置。可是,在百分之一秒后,两颗子弹又送进了茵茵戴着运动胸罩的双峰。她尖叫一声:「不要呀!!」便吐着血,双腿一弯,软绵绵地栽倒了。她感到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冲上了她的全身,让她感觉到少女的情臻,很妙很妙的快美撩拨着她的春情,让她性情改变,然后是冲上了快乐的高峰,在最高峰的地方她蹬直了双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在她中弹的同时,云虹,汤灵,渐玲也先后中弹。

  云虹中的那枪刚好打在左乳头上,然后裆部又是一阵火花,血尿四溅。汤灵饱满的高耸的胸部一横扫过五、六颗子弹,而渐玲则接受了下腹部到阴部的四、五枪。她们惨叫着,挺直了身体,然后踉跄着先后倒下。在地上翻滚着,蹬踢着挣扎。

  骊静和书茵发现不对,拉着手就往营房那里跑,而冯爽就挡住了射向吴小玮的子弹,自己的胸脯马上被鲜血染红。她张了张嘴,就在小玮的怀里面断了气。小玮摇晃着她,哭叫着,可是她自己也没有多长时间了,几颗子弹射中了小玮的左乳房,她立刻就体会到了冯爽刚才体会的滋味。她哭叫了一声「妈呀!」就软绵绵地栽倒了。

  惠红的少女背心装和短裤裆部几乎是同时开了几个血洞。她只是叫了一声「哎唷没羞呀!」就歪歪斜斜地踉跄几步栽倒在地上了!小瑛和杜鸣被一颗子弹同时穿过左胸,两个姑娘的左乳头同时被打掉,她们哭叫着,双手捂着,可是子弹马上又穿透了她们的短裤,射透了三角裤,撕开了她们的阴唇,血尿飞溅,她们同时感觉到从来没有感觉过的特别的快美,她们尖叫着「哎唷!」全身痉挛着慢慢地倒下了。

  夏爱民是个高大苗条的女郎,虽然才18岁,但看起来非常成熟。她看见女伴们一个个倒下,知道自己不能幸免,就站在那里,挺起胸脯,分开双腿,仰面朝天,等待着子弹的凌辱。

  「噗噗噗!」子弹同时在夏爱民的左右乳房最丰满的地方,射穿她的紧紧的少女背心装,再射透里面的棉质的乳罩,从粉红色的乳晕穿透进去,打出了两朵血花,同时,她的田径短裤的裆部也爆出了血花,这三枪把她的女性骄傲破坏得非常彻底,她也享受得非常彻底了。

  「啊!!呀呀!」虽然有准备,但子弹射中女孩子最敏感的地方毕竟太羞辱了,夏爱民哀鸣了一声,立刻就体会了那羞臊的快美旋风在她娇嫩的身体肆虐,她向后踉跄几步,然后向前踉跄几步,就开始了怀春痉挛。她全身一软,心中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唉,真可惜,我的身体那么美丽,就这样结束了吗?」她的修长的双腿一弯,就栽倒了,头枕在杜鸣的软绵绵的右乳房上面,她剧烈地蹬踢了一阵,终于在一阵狂热的高潮中咽了气。

  现在,骊静和书茵抱在一起,靠在营房的墙边,惊恐地看着逼迫过来的王兵。骊静说:「怎么办呀书茵?我好怕死,好怕痛呀!」书茵说:「骊静,不要让他们看到我们害怕,我们一起死,也有伴呀!」

  陈励笑笑说,「好,既然你们想一齐死,就成全你们吧!开枪!」

  一阵沉闷的枪声,随着枪声,骊静叫了一声「哎唷!」,而书茵叫了一声「哎呀!」

  骊静觉得自己的裆部一热,一溜舒服好像直插进少女最羞臊的部位,而且她害羞地感觉到尿全流出来了,让她的隆起的臀部向后一缩,顶在书茵的裆部,同时感到一阵热流喷到她的臀部上,抱着自己的书茵的双手也突然一紧,她知道书茵也是阴部中弹了。书茵感到阴部突然一痛,而且下身一松,感到尿竟然全部从双腿流下来了,让她羞得不得了,然后却不痛了,随之而来的竟是特别羞涩的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性感觉,让她发现原来少女竟然有这样浪漫舒服的快美!她忍不住呻吟了起来,而更加抱紧了骊静。骊静也忍不住娇吟着,眼泪都流下来了,她喘着气说:「书……茵……你……痛吗?」

  书茵飞红了脸,已经舒服得说不出话了,她全身发软,快美狂热地在身体爆发,她痉挛着,双腿已经开始弯了。可是,枪声又响了,骊静和书茵都同时全身硬了一下,然后颤动着惨叫了一声「哎哟唷!」「啊呀!打人的胸!」两个少女胀胀的胸部同时冒出了血柱,抱在一起的两个少女倒退了几步就同时栽倒了。她们蹬踢着挣扎,骊静首先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她想,大概就是断气了吧,她于是放弃了挣扎,吐出一口气,就停止了呼吸。书茵听见骊静咽气,她死死地挣扎着,就是不放弃,但一个快美高潮淹没了她,她在最快乐的顶点忘记了一切,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李玉琪和几个女孩子刚从温泉回来,连衣服都没有换好,听见枪声和女孩子中弹的惨叫声。就马上进入营房制高点的阵地了。

  李玉琪对几个女孩说:「敌人来了!每人守一个窗口,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尽量拖住敌人!余文娟,你赶快向总部报告!」

  付成仁在这边,用望远镜看着女兵的阵地,一边就跟陈励说:「那个脸蛋好漂亮,乳房好饱满的高高的女孩就是李玉琪,才16岁呢。那个眉毛浓浓的大眼睛姑娘是王诗玲,17岁,她的泳衣最保守。挺有古典美吧?那个矮小的小美人是何莉萍,打她的乳房最爽,又结实又暴露。那个最美丽的姑娘就是陈丹丹了,她的枪法很准的。丹丹旁边的那个披肩发的少女叫曾梅,她非常灵活的,运动会的时候经常拿跨栏第一名。她也是17岁,跟丹丹一样。另外一边的那个很潇洒的短发的苗条少女是陆晓飞,她是丹丹的保护神,进出都在一起的。」

  陈励也在看着望远镜,「那个穿黄色的三点式的,娃娃头的女孩是谁呀?」
  「哦,那个是余文娟。她跑得最快,我想李玉琪一定会让她去通讯室报讯的,我会解决她的,这里就留给你了!」

  陈励看看身边的王兵,个个都精神饱满,在瞄准镜前面跃跃欲试。他高兴了,问:「谁把舒服送给陈丹丹?」

  「我来!」说话的是特级阻击手温宁。他向手下人使了个眼色。一个王兵用树枝顶着一顶帽子举了一下。

  「砰砰!」丹丹立即打飞了那顶帽子,她马上往第二根柱子闪,刚闪到柱子边,「哒哒哒!」一串子弹已经撕开了这个美丽的女学生的阴唇,射透了她的阴蒂和女性尿道外口,一阵娇羞的少女独特的快美马上随着姑娘的血和小便喷溅而出!「啊!┅┅呀!唔知羞呀打人小便!」陈丹丹羞涩的惨叫了一声,她那白色牛仔裤鼓鼓的裆部下面染红了一片,血尿从少女洁白修长的大腿往下流。「嗯啊!」她呻吟着、踉跄着,双手乱张几下,全身抽搐,就慢慢地扑下了,臀部在拱动着挣扎,双腿乱擦,过了一阵,才全身一硬,腿一伸,「咕┅┅啊!」地断了气,少女如花似玉的生命就结束了。

  莉萍和晓飞大惊,同时惊叫一声:「丹丹!」就飞扑出去救。可是,「危险!」叫声中,在旁边却冲出来一个少女,把莉萍和晓飞一推,自己挡在她们身前。于是,那串「白马王子之吻」就全部送进了这个少女的泳衣的双层裆的裆部,同样打穿了她的女性外生殖部!一股血尿喷出。莉萍和晓飞才发现,原来救了她们的是曾梅!「唉唷唷好肉酸呀!」曾梅马上就体会了阴部中弹的那种极为羞涩的感觉和快美。毕竟也是个少女呀。她娇羞地扭曲了身体,羞痒地张大了口,冲动地抽搐着,那一下下的女性快美痉挛,还不是她这个年龄的女性可以接受的,她摇晃着,就栽倒了。她蹬踢着一双美腿在挣扎,马上就发现,她刚才救的女伴救得了第一次无法救第二次。瞄准这两个发呆的女孩子的子弹呼啸着向她们扑来。总算莉萍矮小灵活,她一个翻滚就躲过了子弹,可是晓飞晚了一点,子弹在她结实的不是很高的乳房上面爆出了几朵血花。「哎唷唷呀!」她羞臊的尖叫一声,全身都发凉了,那么下流,打人家女孩子的胸都有的!难道这就要死去了吗?晓飞平时非常有男孩性格,大大咧咧的,对什么都不在乎,可是,乳房那特别的剧痛告诉她,自己仍然是一个害羞的少女,一个妙龄的女性呀!她觉得一阵非常奇怪的感觉直奔阴部,快美的分子开始放射,她咬着嘴唇,扭动着头,死命挣扎。可是,射她的枪手没有放过她,只见她的泳衣裆部冒出了一股血尿,姑娘踉跄着往后面倒退了几步,尖叫了一声,完了,这次彻底完了,撕开她阴部的这几颗子弹彻底结束了她的女性身份,她叹了口气,放弃了挣扎,在极度快美的高潮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王诗玲没有被几个女伴中弹的声音乾扰,她发现了温宁藏身的地方,一扣扳机,温宁正在欣赏那个被他打死的短发少女倒下时候的美姿,突然头上面一轰,头盖骨就被掀掉了。王诗玲一个翻滚,在另外一个窗口后面,另一个王兵阻击手柯增健在她站起来的时候本来可以打中诗玲的,可是因为她穿的女泳衣是一件头的,比较保守,乳房的位置不是太清楚,阴部又难打,所以就缓了一下,子弹打在窗框上面,溅起一片碎石。

  王诗玲咬着牙,朝子弹打来的地方扣了扳机,当场把柯健增打得脸上爆血,倒退几步死在地上。几个王兵朝房子冲过去,但还没有到一半,就让王诗玲给打死在路上了。

  付成仁没有想到他这个同班的女同学如此凶悍,他一挥手,几个王兵跟着他就向旁边迂回,几个王兵也同时以散兵线正面进攻。

  李玉琪正在窗口射击,忽然发现旁边有动静,她马上转过枪口射向旁边的树丛,同时叫:「诗玲小心!」

  王诗玲刚射死一个冒头的在前面的王兵,听见玉琪喊,不知道危险在什么地方,转身去看玉琪,这一个疏忽让付成仁捕捉到了。

  「噗噗噗!」子弹飞向王诗玲的裆部,双层裆的泳衣立即被撕开,肉碎,阴毛,爱液,血尿,立即飞溅出来!

  「哎唷!下流胚!」诗玲立即羞红了脸,羞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愤怒地想还击,可是,她毕竟是个妙龄少女,尽管她强忍着,可是自己的身体却出卖了她,一阵少女独特的快美感疯狂地爆发,怀春痉挛同时极度舒服地产生,啊!好舒服呀!她扔了枪,双手死死地塞着下身喷出鲜血和尿液的弹洞,指缝冒出的鲜血已经汨汨地顺着她修长的美腿流下来,诗玲踉跄了两步,呻吟着,全身一软,就栽倒了。

  李玉琪呆住了,她没有想到一阵的功夫,自己的女伴们就这样一个个被打死,而她这一迟疑,就注定她无法看到莉萍是怎么死的。她湿淋淋的泳衣显出圆形范围的乳房成了很好的靶子。

  「啪啪啪!」

  「哎呀妈呀!打人家女仔的心口!」16岁少女的双乳当场穿了几个洞,鲜血喷溅而出,玉琪痛得眼泪直流,双手交叉捂住,挺起了腰在挣扎。

  「哒哒!」枪再次响起,一阵少女才体会的羞痛,下身一热,臀部向后一挺,她的阴部已经飞溅血尿。玉琪双手一下就紧紧捂住了阴部,双腿死死夹着,忍着那绝望的快美,只「嗯」了一声就跪到,然后再慢慢扑下了。她绝望地挣扎着,蹬踢着,直到不再动弹。

  莉萍看见已经无法守得住了,她夺门想逃,一串子弹从她宽宽的臀部下方钻了进去,在姑娘宽宽的阴部前方开了朵大红花,血尿直喷,顺腿而流。她全身剧烈一震,「哎哟!死迹 顾弯曲了身体,定住了。于是,姑娘鼓鼓的乳房就一下下冒出了血柱,子弹钻穿了她丰满结实的双乳,使她立即全身发软,踉跄几步也倒下了。她很不情愿地蹬踢着,整件女泳衣全部被染红了。她终于腿一蹬,也断气了。

  通讯房,余文娟正打开通讯仪,就听见门口有人说:「站起来吧,小姐!」
  原来是陈励站在门口。文娟茫然地站起来,面前是一个英俊少年,手中平端着枪。陈励看见这个身体修长的少女,红扑扑的脸蛋,黄色的三点式泳衣,把丰满的胸脯展现得清清楚楚。文娟发现对方盯着自己的胸脯看,脸陡地红了,刚想遮挡,陈励的枪口已经喷出了死亡的火焰。「噗噗!」子弹穿透了姑娘鼓鼓结实的右乳房,冒出了一股血柱。

  「哎哟唷!」文娟踉跄两步,双手捂住,骂道「下流!」

  「啾啾!」文娟的下阴一热,泻出一股血尿,一阵奇异的快美,让她立即冲动了,「哎哟妈耶!」毕竟是个17岁情窦初开的少女,她挣扎着,辗转着,扭动着臀部,张大了口,软绵绵地栽倒了,双腿一直蹬踢到断气为止。

  王兵们终于占领了雾积温泉。王兵们开始把被打死的女兵的尸体的衣服脱光。
  陈励脱去了陈丹丹的衣服,把僵硬的姑娘翻过来,解开她颈带式的胸罩,美丽隆起的乳房不禁使他意乱情迷。再用力脱下少女的牛仔短裤,把一片鲜血染红的女三角裤脱下来,看到丹丹的阴毛还很稀疏,但子弹已经彻底破坏这里了。
  付成仁抱起王诗玲。这个少女曾经和他同班,但撕裂这位保守内向的女同学阴部的子弹,也是他亲手射出,这样,他就可以欣赏古典美的诗玲的裸体了。诗玲那软绵绵的胸脯稍微下垂,还不是隆起得很浑圆,乳晕暗暗的。她的腰枝十分苗条,臀部柔和地缓缓向下隆起,阴毛呈倒三角覆盖的阴唇被子弹撕开,但阴道口没有被破坏,半月型的处女膜仍然完好,血正从阴道汨汨流出。她的阴蒂和尿道口都被破坏了,阴阜更被一颗子弹破坏了一半。这个可怜的少女临死的快美冲动仍然保持到死后,皱着眉,张着嘴。付成仁抚摸着诗玲的身体,插进去她的紧紧的阴道,插穿她的处女膜,然后尽兴地冲刺着直到把一股浓热的精液射进这个美貌保守的姑娘阴道深处为止。

  在路口响起了枪声,女兵的援军大概来到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