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乐园』【幽默笑话】高中时代的衰事,囧!   yzm52.com   点击:加载中

我刚进高中那年,校园门口贴了一条大大的横幅:“学生不准谈恋爱,更不准上床,违令者开除学校!”
   第二天早上,校园就流传一条消息,昨天晚上,一道雷光把校门口横幅劈碎了。校长见了大为光火,借酒浇愁,第二天清晨醉死在大街上。马路工人发现他遗体后,找了一口棺材,送回学校,葬词曰:“为一方师尊,立学子人格。昨日清晨,醉死马路。”
   老校长已逝,马上来了一位新校长。新校长上任之后,把学校门口横幅一改:“准许学生谈恋爱,更鼓励学生上床。”至此之后,学校再没遭遇雷击。我们一直认为,那是老天对我们这帮学生的眷恋,但是没过多久,求神君就一语道破天机。
   求神君是我们那农村娃。祖宗N代都是神婆,以往农村人讲迷信,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求医无效,就去找神婆。神婆点几柱香,烧点水,口里念念有词,望患者身上一喷,就大功告成了。患者若是好了,则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显灵。患者要是双腿一伸,死了,那就是天意如此,天意如此。
   言归正传,一天晚上,我们宿舍八个在谈论那天的天降神雷,求神君嗯哼一声,道:“你们知道个啥,那都是我干的。”其他人自然不信,求神君大显神通,把桌子往走道一方,摆了几碗水,点上三根香,嘴里开始念咒起来,我们几个满脸惊疑的望着他。没过多久,求神君回头嘿嘿一笑:“其实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个。”说完之后,从兜里翻出一大堆图纸来,我们细眼一瞧,全是古时春宫图,十八仕女,鸾凤双飞之类,连日本AV海报都弄上场了。
   只见求神君把那些东西烧掉后,天空乌云密布,轰轰作响,没过多久,全世界开始跑雷了。那惊人的一幕,看得我们目瞪口呆,至此以后对求神君敬爱有加,也学会了一招,以后只要有事,就给老天爷烧美女图,这招屡试不爽。唯独有一天,猴三准备给上天烧张林青霞的图片,谁知烧了一张沈殿霞的。当晚就被雷劈得焦头烂额,在病床上足足躺了一个月。关于猴三,也有很多故事,这是后话不提。
   
  AK的批斗大会
   AK是我入学第三天熟识的。此人凶狠好斗,脾气暴戾,唯恐天下不乱。开学头七天是军训,其他同学都老老实实,唯独AK坐立不安,被教官脱掉裤子,狠狠的调戏了一顿。当天军训完了之后,AK买了点风凉油,涂在JJ上,随后拿着把刀冲进教官宿舍…..
   第二天我们起来,学校门口堵满救护车。教官们遍体鳞伤,一个个往担架上抬。有幸看到那幕场景的同学,描绘起AK时,眉飞色舞。据说那天AK左手拿着风凉油,右手持着水果刀,一群教官被打的落花流水,空气中布满了风凉油的幽香。
   此事过后,学校极为震惊,立马逮住了AK,风凉油和水果刀都被交给警方,作为证物。警察抓住AK后,了解事情经过,又把风凉油涂在AK的JJ上,研究一番,得出一个结论——此人乃被辱,情有可原,下不为例。
   警察放过了他,学校不肯放过。教导处找了根绳子,把他吊在操场上,胸前挂了个牌子:“打架的下场!”路过的学生,无不遗憾,纷纷解囊相助,一元,二元的往AK面前丢。没几天,AK面前的零钱堆得像小山那么高了。
   AK吊了三天之后,我们几个坐不住了,找求神君想办法。求神君当晚约了我们几个,来到操场,把AK面前的零钱收集起来,装了几个麻袋。找到当地几个小混混,一人送了一袋。
  深夜,我们躺在床上,学校外吼声震天。
   “AK是老子们罩着的,你不放了他,爷们用硬币砸死你。”接着是硬币砸玻璃的声音,稀里哗啦的。
   “…..”
   翌日,教导主任缠着纱巾,脚步阑珊的走到AK面前,三鞠躬之后,亲自解开AK身上的绳索。
   AK:“教导主任,你还好吗?”
   教导主任:“还好,还好,你呢。”
   AK:“还好,就是JJ有点凉。”
  
  女人的胸部是圆的?
   军训过后,正式开学。求神君的诡异让人敬畏,AK的凶残令人胆寒,那么河马的执着就令人无解了。
   河马坚信世界上只有一个真理:“女人的胸部是圆的。”女人的胸部是圆的没错,但他逢人便说:“女人的胸部是圆的,你信么?”别人若是说信,他就会神采奕奕的和别人讨论女人的胸部,圆是怎么来的,里面有什么内涵。别人若是不信,他就会从盘古开天地谈到八国联军入侵,告诉别人女人的胸部是如何变圆的。
   正因河马执着于此,他的数学功底出奇的好。关于几何,特别是圆的方程,我们几个绞尽脑汁,求神君烧香拜天都无效,河马二下就整出来了。多年后的一天,我碰到河马,他这时已经是一家科技公司的技术人员了。谈到很多高中往事,最后他话题一转,还是谈到“圆”上面来了,他说:“女人的胸部是圆的,为什么是圆的,一直困扰我至今,也是我追求知识的动力。现在我研究出很多成果,但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知道的是,女人的胸部为什么是圆的。来年见。”
  
  花痴的一千零一夜
   花痴原名卿不清,初中闲书读得多。上至《红楼梦》,下至《玉蒲团》,中有《金瓶梅》,张爱玲,张恨水之流,一本不漏,染得一身情病。
   此人生得风流倜傥,宛若女子。初进寝室,AK眼睛都看直了,口水直流,就差点扑上去了。由于AK的恶劣影响,花痴觉得宿舍太混沌,搬出宿舍,租了一间厢房,住了下来。
   花痴开学第一件事,就是持着把白玫瑰,站在校门门口,只要碰到清雅的女子,就上前搭讪。由于他风度翩翩,倒有不少糊涂女子上钩。
   高二那年,花痴在学校勾搭的女子已上百名,加上女老师,以及外校,社会女子,整整一千零一个。
   但是当他泡最后一个时,出了问题。那天,他找了一个初中妞。但这个妞不是一般人,她男朋友是当地小混混。当天夜晚,花痴正在旅馆和初中妞销魂,突然楼下电光乱射,声音嘈杂,一群人大吼大叫。
   “哪个是卿不清,给老子废了他。”
   “那个跑的,光着脚!”
   “捉住他!”
   那夜花痴跑到一座水桥上,仰天长叹一声,一跃而下,随波而去。半年后,消失已久的花痴回来了,依旧一身白衣,风度翩翩。不过没有当年的痴态,多了一份黯淡。
评论加载中..